广告
广告

神雕侠侣H版


杨过正在默记义父所传的蛤蟆功与九阴真经,但觉他所说的功诀有些缠夹不清,乱七八糟,然而其中妙用极多,却是绝无可疑,潜心思索,毫不知小龙女被袭之事。欧阳锋走过来牵了他手,道:“咱们到那边去,莫给你的小师父听去了。”杨过心想小龙女怎会偷听,你就是硬要传她,她也决不肯学,但义父心性失常,也不必和他多所争辩,于是随着他走远.欧阳锋见杨过甚是聪明,自己传授口诀,他虽不能尽数领会,却很快便记住了,心中欣喜,越说兴致越高,直说到天色大明,才将两大奇功的要旨说完。杨过默记良久,说道:“我也学过九阴真经,但跟你说的却大不相同。却不知是何故?”欧阳锋道:“胡说,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九阴真经?”杨过道:“比如练那易筋锻骨之术,你说第三步是气血逆行,冲天柱穴。我师父却说要意守丹田,通章门穴。”欧阳锋摇头道:“不对,不对……嗯,慢来……”他照杨过所说一行,忽觉内力舒发,意境大不相同。他自想不到郭靖写给他的经文其实已加颠倒窜改,不由得心中混乱一团,喃喃自语:“怎么?到底是我错了,还是你的女娃娃师父错了?怎会有这等事?”“孩儿,你且等著,爸爸思索一番。”话音落下,欧阳锋随即便纵身越了出去,竟是直接便将杨过留在了原地。眼见义父依旧如此疯癫,杨过也不由得哭笑不得。

“也罢,便任由爸爸琢磨好了,他老人家武功高强,相比自是有着高明的想法。”如是想着,想起小龙女还在远处等候自己,杨过便向回寻了过去。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自己竟是寻遍了这周围山石草地却总也寻小龙女不得,不由得有些慌乱起来。

“姑姑,你在何方?姑姑,你在何方?”杨过运起内力喊了起来,随时声音并不洪亮,但其优势在于传播范围遥远,在过去的时日中两人常用此方法进行传话,此时杨过自也是照旧采取这等措施。

“姑姑?姑姑?”喊了十数声后依旧毫无应答,杨过既便发足向山上狂奔了起来,但却也不沿着正路前行,想必小龙女也不会待见那些在山道上的牛鼻子们,自是循着小路前行,杨过因而运气轻功踏了起来。

“这等……似是脚印,但比之姑姑要大上些许,跟上!”看到小路的泥地上果真出现了脚印,但却意外的不属于小龙女,杨过不由得担心起小龙女的安危起来。“莫不是有什么牛鼻子道士绑架了她来?”紧盯着那一路通往林间的脚印,杨过思索了起来:“不,也不能肯定,我古墓派轻工天下一绝,在这泥地上不留脚印乃是姑姑早已做到之事。以她的本事,莫不是和著一人共同前行?”

却说杨国和欧阳锋的确是耽搁了相当时间,而这段少说也有数个时辰的功夫足以令很多事情发生,眼看这脚印竟是通往了两人练功所在的那处花丛,想到这里应该只有自己与小龙女得知,杨过顿时感到奇怪了起来。

不过,就在他靠近花丛的当下,却是觉得四周空气竟是有些温热,而当他开始拨弄著那些花瓣准备进入其间之时,竟是听到了一声声若隐若现的娇媚呻吟之声。

见果真是有着一行脚印通入了这片花丛之中,听着里面的呻吟声竟是有着一丝熟悉的感觉,杨过胯下那话却在自己心急的同时膨胀了开来。

没有理会下身带来的胀痛感觉,杨过随着那声声若隐若现的呻吟之声便是寻到了自己和小龙女一直练功的那处空地之上。只便一瞧之下,杨过顿时被面前那香艳的景象刺激得面红耳赤。

那正不断飘出一道道娇媚入骨的红润娇唇正轻轻张著一道轻微的缝隙,一丝丝晶莹的液体从嘴角一路延伸至整面夕日红霞般滚烫的玉雕粉颈,整个俏脸上也同是布满著一层层散发著淫靡气息的亮晶津液。尚不提及那半瞇半合的双眼,只瞧那微微向后仰起的下巴上竟还挂著一道闪闪发亮且摇坠不已的浓稠丝线,却是白浊之色。但见小龙女半裸著身子横卧在那青青草地之上,白色的衣裙已被完全褪至腰胯之处,便是那雪白的肚兜也同样堆积在那处。只见小龙女那一对无比丰满挺拔的雪嫩玉乳在那仰卧的姿态下呈著一对完美的半球形状,粉红色的乳头在周围温暖湿热的空气当中俏皮地挺立著自己。

月光之下,令杨过感到下身再次胀破了亵裤的是,小龙女那对正不断摇动着的,一只手难以完全掌握的浑圆玉乳那羊脂般的玉肌之上,除了那印满了的大量牙印与津液之外,还有着不少已然凝固了的白浊之液在那之上。

两条玉雕粉啄的纤细双腿正屈著向两侧敞亮地分著,下体自是早已空无一物,鞋袜与裤子早已被丢到一旁去了。而虽是这么说著,但却也不是当真空无一物。

尹志平正赤裸著身子,两只手不断在小龙女的两面侧腹上来回抚摸著,而令那一对双乳不断摇摆着的……不,不光是双乳,而是那令小龙女整个身体正不断一前一后摇摆着的……

尹志平的阳物正以一副十足的征服者姿态侵入著小龙女私处的肉缝之内,粗大的棒身在杨过目之所及下不断挤入小龙女那光洁白嫩的下体.单就眼下所见,杨过首次目睹的,小龙女私处是一对白嫩光洁的肉瓣,仿佛是两片厚实的馒头一般。而此时这两片雪白的厚实馒头正被尹志平那反差巨大的,粗黑硕大的棒身与那充血发紫的硕大龟头粗暴地挤了开来。

随着尹志平肉棒的不断出入,在那一对白嫩馒头一分一合的当下,杨过也可看到,粉红色柔嫩的内力在每一次分开始都会显现出来,又会在每一次合拢之时收了回去。而导致尹志平一抽一插之间不断响起的那劈啪声响,却又是源自两人交合处那正不断从胯间滴落的白浊之液。

就杨过所知而言,即便是射精也不过就是用手撸动一番即可,而眼下的尹志平却现场教导他究竟何为释放自己胯下欲望的正确方法。

小龙女的胯部是微微抬起的,而也正因如此,杨过才得以瞧见那已然沾满了两人交合之处,流淌到了那娇嫩雪臀上的精液是如何一点一滴地被甩在了草丛之上。而在那阳物进出之处,白浊精液更是早已被两人胯间耻骨互相的亲密碰撞而聚起了密集的泡沫来。

就在杨过即是兴奋又是差异的当下,便见尹志平那正不断抚摸著小龙女侧腹的两手转而抓住了她的双臀开始抓揉起来,且随着尹志平全身肌肤愈发变得通红,在不断粗重喘息著的当下,那抽插小龙女私处的速度竟是陡然加快了起来,而力度也同时增大了开来。

而小龙女也转为紧紧闭上了双眼,纤细的腰肢本能似的挺动起来,一次又一次地迎合著著尹志平那力道十足的插入。每一次当尹志平腰部向后退去抽出阳物的功夫,小龙女的柳腰也会随之收回。

每当尹志平对着那饱满的肉馒头中央插了去时,小龙女也会及时地挺动胯骨与之配合。因为双方均展开了猛烈的动作,小龙女的那异常丰满肥腻的羊脂玉乳被甩得的不断抛飞起来。修长嫩滑的白玉双腿在她的私处被一次被尹志平的阳物刺入其中之时,纤细玉足上那十根玉雕般脚趾都会兴奋地向内里扣进.

“啊……啊啊……龙姑娘……啊啊……我要射了啊……啊啊……夹死我了……啊啊……我要射在里面了啊……天啊!““啊!……啊啊!……舒服!……好舒服!……我要……给我……射吧……再射上一次!!……还要……还要!!…………“说归这么说,但是两人这陡然加快了的交媾却是持续了好一阵子,在杨过目光紧紧盯住的情况下,便见小龙女胯间那积攒著的白浊之液大量贱飞了起来,而随着一道道晶莹水滴不断地从两方胯骨只见迸溅而出,那劈啪作响的肉体拍击声顿时如同过年鞭炮般连绵不绝地响了起来。尹志平那粗大的阳根正以著万马奔腾之势,一次次连根挤入小龙女那汁水四溅的肉缝深处,搅动着她那紧窄腔道中湿腻淫滑的粉嫩娇肉,当尹志平龟头的沟楞以冲刺般的速度,在每次的插入与抽出之时俊辉强猛地刮刷著那肉壶中娇嫩的内壁同时,两人的紧密交合在一起的胯部也正不停地泛起股股白沫。

“啊啊!!……好舒服!……好烫啊!!……我的天啊……当真是舒服的紧……我那处要泄了!!……啊啊……要……当真……泄了!!……”

小龙女忽的起身,两条纤若无骨的玉臂紧紧地抱住了尹志平的身子,早已狼狈不堪的下体更是和他那男子坚实的胯部异常紧密地贴合在了一起,便是连那一丝透气的缝隙所在都是寻它不到。

而尹志平也猛地减小抽动的幅度,然后忽的一个停顿,只有腰部颤栗一般地急速抖动了起来:“啊……龙姑娘!射进去了!!”随着一阵高速抖动的回落,尹志平却是没有如同杨过有时那般腿软,而是依旧挺立著身体跪在草地上,还和刚刚泄了身子的小龙女均是一阵剧烈喘息之后,便是直接深深吻住了小龙女那吐气如兰的唇瓣,而小龙女却也是和他一般地将舌头伸入到对方口内彼此缠绕吸允了起来。

便是在这两人深吻的当下,一道道粘稠的精液一滴滴地从小龙女那悬了起来架在尹志平腰间的粉臀前部滴落了下来。而尹志平却也接着又开始抽送了起来,竟是没有疲惫的模样。

眼见自己敬爱迷恋的姑姑,小龙女便是在自己面前不过数米的位置和那尹志平吻了起来,而那胯下居然在正滴落着精液的当下居然又是开始了新一轮的抽动,杨过心中仿佛是有着一块沈甸甸的大石头掉在了心窝上,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明明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和姑姑才进行这般愉悦的,明明只有自己才能够触摸到的姑姑的娇嫩身体,眼下不但被那牛鼻子道士也给享用了去,居然还比之自己要更进出一部。完全把自己胸中的苦闷之情连接到了对尹志平的嫉妒上,杨过在瞪着眼睛喘著粗气的同时,却也忍不住撸动起了胯下之物。

“龙姑娘,可否换一姿势?”便见那尹志平松开了那只有一直以来只有被杨过自己才亲吻过的,小龙女的红润娇唇,在他一边心生嫉妒地偷看着一边套弄著自己阳具的当下,却见尹志平未等小龙女搭话,便是扶著那白玉般的身子爬了下来。“看姑姑好生快乐的模样,原来将我那阳物插进姑姑的下体方真是正确的做法吗?

待看看着尹志平还会做些什么,日后倒是……”虽然吃味于尹志平居然也可以享受到,而且是更进自已一步地和小龙女玩起那一直只有自己才能进行的愉悦游戏,但杨过却也发觉到自身经验之浅,虽同样疑惑于小龙女怎得竟和尹志平做起了这番,却也知道认真观察的重要。

却说当尹志平将他那沾满小龙女淫水的那话再一次插入那肥妹嫩滑的肉穴当中时,道士毫无疑问地感到自己遇到了一生一来最为幸福的一刻。自己朝思暮想的可人不但正在自己胯下娇吟莺啼,更是无比骚媚地近乎主动地和自己做了起来。

感受着自己阳具正被小龙女那紧窄温湿而灼热润滑的阴道内壁紧紧包裹着,感受着那自插入小龙女体内后便始终精力万分的阳物被那一层层活了般的嫩肉舔舐般的蠕动着所带来的,如连绵波涛般层层叠叠的舒爽快感,尹志平在伸手揉摸起那因为下垂而愈发硕大的软绵肉乳的同时,下身也开始再一次在那早经多次耕耘的肥妹田地中再次劳作起来。

随着一股股灼热的气流不断从小龙女那宝器般的阴户中,顺着自己的阳物传到了自己的体内,在下体的精力愈发旺盛而连绵不断的同时,尹志平不由得幸福地想到,莫非小龙女当真是天仙下凡不成。

低头紧盯着那交合之处,眼见小龙女那白嫩娇柔的粉臀不断顶撞著自己的胯部,香嫩粉滑的后庭居然已是亮晶晶的一片,看到那一股股不合乎常理的大量被早先射入到小龙女肉壶当中的白浊精液正不断被挤压出来,听着那正随着大量白沫的产生而持续响起的肉体拍击声,在享受着小龙女白嫩肉穴给自己带来的绝妙快感的同时,尹志平更是疯狂地揉握著那胸前的白肉来。

小龙女的一对白玉般的嫩乳当真是如同棉花一般柔软,自己的手指只是一按变能轻易地压下一片嫩肉。在自己手指的抓揉当中不断如球似的变化著各种形状,那滑腻温润的触感使得尹志平爱不释手。似打桩一般地大力在小龙女的肉壶当中插入自己的阳根,眼见胯下娇人在穴道莫名解开后不但没有抵抗,反是热情而欣喜地淫荡叫嚷了起来,不但心甘情愿地承受着自己在她身上发泄著自己的肉欲,更是主动配合般地给自己带来一层层地快感,尹志平心中感动万分。

淫液的先填味道从两人那正激情碰撞著的泥泞胯间涌出,令人有一种怪异但刺激的感觉.尹志平把身子紧贴在小龙女的背上,野狗交媾般地疯狂抽送著自己那挤在小龙女肥妹白嫩的肉穴当中的,那胀满了许久都射不出精液的粗大男根。却说两人的位置恰好是背对着杨过,由此,小龙女那被尹志平压在身下却又高高翘起的,肉感而白嫩的粉臀就这么正对着眼睛通红的杨过了来。

而在撸动着的同时,杨过自是可以清晰看到那被尹志平的阳物蹂躏许久后的,小龙女那粉嫩的穴口正不断被那粗黑的话侵犯著。大量的精液与亮晶晶的水儿混合在一起,不断地被尹志平的阳物从中挤了出来流到草地上。

“姑姑,竟是这般喜欢与尹志平玩着游戏么,竟然在我和爸爸探讨武功的那会儿功夫便即找到了他,然后在这本属于我二人的私密之处玩了起来?为什么姑姑不和我玩这般呢?为什么就这么一声不吭地带着尹志平做了起来?”一边撸动着阳物,杨过心里也整天人交战了起来。

“过去制止他们然后质问姑姑?那怎么成,我不可这般孩子气。”看着小龙女那正因为尹志平的抽送而不断发出响亮娇吟的模样,杨过心里却又是有些开心了起来:“瞧姑姑这般的快乐,和那尹志平玩玩这游戏倒也无妨,毕竟能让姑姑感到愉悦才是正经所在。虽然眼下给她带来这般舒服的并不是我,但……既然姑姑已如此快乐,我又何必孩子气地去打扰他二人,不如先行离去好了……”

却是小龙女忽地在被点中穴道之下又是被蒙了眼睛带走,虽是心下惊恐却也无可奈何。而出乎她之意料的却是,那男子竟是解开了自己的衣物,玩起了一直以来与过儿进行的那版游戏。

然当那火热坚挺之物刺入小龙女的私处之时,她便立刻断定这绝非杨过所能作出之事,毕竟就连自己都不懂这方事情,他若是知晓这等方法,也不会只求自己用手撸动,更莫说插入下体了。

却未想到自己体内的内功竟是在那男根插入之后自行运转了起来,在给自己带来了无上快感的同时,却也是解开了穴道。

虽然见到与自己进行这档游戏的并非杨过,而是那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尹志平,虽是心下不满而又心生怒气,但那迎头灌脑的快感却是让自己完全忽视了这一点.

在对方在自己体内射了一次精液之后,立时感到体内内力有所增加的小龙女却又同时获得了更加强烈地欲望。因而在那尹志平一脸小心地将他那胯下之物送入自己口中之时,小龙女便是一脸媚意地任由他在自己口中抽送了起来。

“过儿……?”

当小龙女从昏睡中徐徐醒来之时,却是感到自己体内内力竟是有了些许的增长.瞅见到自己身上衣物竟是已经穿戴整齐,在感到自身浑身精力充沛的同时,小龙女却也是同时看到了那紧紧皱着眉头望向自己的杨过.

“姑姑……”意识到自己正躺在杨过大腿之上,就见自己徒儿道:“为什么……要和尹志平进行这档游戏?是我做的不够好吗?”

“我……”小龙女杏唇微张,意识到杨国已经知晓的她顿时语塞。虽说自己此次与尹志平的交合有着多种巧合在内,但自己无比享受却也是不争事实,想到自己曾经亲口对杨过说过,只有彼此喜爱之人方可进行这般游戏,小龙女顿时不知说何为好。

“是我的错……”轻轻偎依在杨过的身上,意识到自己已被洗了番澡,小龙女道:“姑姑自己说过的规矩,自己却是给破了。但就孙婆婆教导而言,若是教男人那话插入下体,便当嫁于他。莫说姑姑不想与那尹志平成亲……过儿,姑姑对不起你。”

“那尹志平……”杨过搂住小龙女纤弱的腰身道:“他在我来到这处场所之后,足足在姑姑你的身上射了五次之多……在加上你二人先前数个时辰内的游戏,我费了不少力气给你清理的身体. ”

“姑姑……”看到小龙女尚未搭话,杨过闻着那发丝间的清香,有些犹豫地说道:“你既然已经喜欢上那尹志平的阳物,便和他进行那般游戏好了,我先行下山好了。待的你和他玩腻之后在行前来找寻我如何?”

小龙女轻柳媚皱起,却道:“天下如此之大,你若想先走,我去何处寻你?且不说我和那尹志平不过是因巧合而得以进行那般事情,过儿,我……“

“姑姑,”显然陷入另一番思绪的杨过此时是听不得小龙女的解释的,他却是直接放开了小龙女,面露挣扎之色:“那尹志平明明姑父并不及你,那里有着巧合一说,你……”

“过儿!”却没想到小龙女竟是怒了,她忽的从杨过腿上站起道:“我可不是情愿叫那尹志平刺入我的下体. 姑姑自是不会像孙婆婆所说那番嫁于此人,你又何来此说!?”

“也罢!”看那杨过下体竟是膨胀著的,想到自己喜爱之人居然如此严重地误会了她,小龙女也是气急:“你不是说要下山么!?我便也下了的山去,瞧你那榆木脑袋转过弯来之后倒是该怎生是好!?

尚未待杨过发话,小龙女便是一指点着杨过穴道,将其定于地上,随即气道:“你便在这里好好呆上一个时辰罢,我先行下山,看你待冷静下后后悔去罢!”同样也处于怒头的小龙女便是一跃下了山去。

“姑姑!”心中虽是大喊,但穴道被点的杨过见到小龙女的远去的身影,却是忽的感到心中那块大石更是沈重了许多。

杨过正在默记义父所传的蛤蟆功与九阴真经,但觉他所说的功诀有些缠夹不清,乱七八糟,然而其中妙用极多,却是绝无可疑,潜心思索,毫不知小龙女被袭之事。欧阳锋走过来牵了他手,道:“咱们到那边去,莫给你的小师父听去了。”杨过心想小龙女怎会偷听,你就是硬要传她,她也决不肯学,但义父心性失常,也不必和他多所争辩,于是随着他走远.欧阳锋见杨过甚是聪明,自己传授口诀,他虽不能尽数领会,却很快便记住了,心中欣喜,越说兴致越高,直说到天色大明,才将两大奇功的要旨说完。杨过默记良久,说道:“我也学过九阴真经,但跟你说的却大不相同。却不知是何故?”欧阳锋道:“胡说,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九阴真经?”杨过道:“比如练那易筋锻骨之术,你说第三步是气血逆行,冲天柱穴。我师父却说要意守丹田,通章门穴。”欧阳锋摇头道:“不对,不对……嗯,慢来……”他照杨过所说一行,忽觉内力舒发,意境大不相同。他自想不到郭靖写给他的经文其实已加颠倒窜改,不由得心中混乱一团,喃喃自语:“怎么?到底是我错了,还是你的女娃娃师父错了?怎会有这等事?”“孩儿,你且等著,爸爸思索一番。”话音落下,欧阳锋随即便纵身越了出去,竟是直接便将杨过留在了原地。眼见义父依旧如此疯癫,杨过也不由得哭笑不得。

“也罢,便任由爸爸琢磨好了,他老人家武功高强,相比自是有着高明的想法。”如是想着,想起小龙女还在远处等候自己,杨过便向回寻了过去。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自己竟是寻遍了这周围山石草地却总也寻小龙女不得,不由得有些慌乱起来。

“姑姑,你在何方?姑姑,你在何方?”杨过运起内力喊了起来,随时声音并不洪亮,但其优势在于传播范围遥远,在过去的时日中两人常用此方法进行传话,此时杨过自也是照旧采取这等措施。

“姑姑?姑姑?”喊了十数声后依旧毫无应答,杨过既便发足向山上狂奔了起来,但却也不沿着正路前行,想必小龙女也不会待见那些在山道上的牛鼻子们,自是循着小路前行,杨过因而运气轻功踏了起来。

“这等……似是脚印,但比之姑姑要大上些许,跟上!”看到小路的泥地上果真出现了脚印,但却意外的不属于小龙女,杨过不由得担心起小龙女的安危起来。“莫不是有什么牛鼻子道士绑架了她来?”紧盯着那一路通往林间的脚印,杨过思索了起来:“不,也不能肯定,我古墓派轻工天下一绝,在这泥地上不留脚印乃是姑姑早已做到之事。以她的本事,莫不是和著一人共同前行?”

却说杨国和欧阳锋的确是耽搁了相当时间,而这段少说也有数个时辰的功夫足以令很多事情发生,眼看这脚印竟是通往了两人练功所在的那处花丛,想到这里应该只有自己与小龙女得知,杨过顿时感到奇怪了起来。

不过,就在他靠近花丛的当下,却是觉得四周空气竟是有些温热,而当他开始拨弄著那些花瓣准备进入其间之时,竟是听到了一声声若隐若现的娇媚呻吟之声。

见果真是有着一行脚印通入了这片花丛之中,听着里面的呻吟声竟是有着一丝熟悉的感觉,杨过胯下那话却在自己心急的同时膨胀了开来。

没有理会下身带来的胀痛感觉,杨过随着那声声若隐若现的呻吟之声便是寻到了自己和小龙女一直练功的那处空地之上。只便一瞧之下,杨过顿时被面前那香艳的景象刺激得面红耳赤。

那正不断飘出一道道娇媚入骨的红润娇唇正轻轻张著一道轻微的缝隙,一丝丝晶莹的液体从嘴角一路延伸至整面夕日红霞般滚烫的玉雕粉颈,整个俏脸上也同是布满著一层层散发著淫靡气息的亮晶津液。尚不提及那半瞇半合的双眼,只瞧那微微向后仰起的下巴上竟还挂著一道闪闪发亮且摇坠不已的浓稠丝线,却是白浊之色。但见小龙女半裸著身子横卧在那青青草地之上,白色的衣裙已被完全褪至腰胯之处,便是那雪白的肚兜也同样堆积在那处。只见小龙女那一对无比丰满挺拔的雪嫩玉乳在那仰卧的姿态下呈著一对完美的半球形状,粉红色的乳头在周围温暖湿热的空气当中俏皮地挺立著自己。

月光之下,令杨过感到下身再次胀破了亵裤的是,小龙女那对正不断摇动着的,一只手难以完全掌握的浑圆玉乳那羊脂般的玉肌之上,除了那印满了的大量牙印与津液之外,还有着不少已然凝固了的白浊之液在那之上。

两条玉雕粉啄的纤细双腿正屈著向两侧敞亮地分著,下体自是早已空无一物,鞋袜与裤子早已被丢到一旁去了。而虽是这么说著,但却也不是当真空无一物。

尹志平正赤裸著身子,两只手不断在小龙女的两面侧腹上来回抚摸著,而令那一对双乳不断摇摆着的……不,不光是双乳,而是那令小龙女整个身体正不断一前一后摇摆着的……

尹志平的阳物正以一副十足的征服者姿态侵入著小龙女私处的肉缝之内,粗大的棒身在杨过目之所及下不断挤入小龙女那光洁白嫩的下体.单就眼下所见,杨过首次目睹的,小龙女私处是一对白嫩光洁的肉瓣,仿佛是两片厚实的馒头一般。而此时这两片雪白的厚实馒头正被尹志平那反差巨大的,粗黑硕大的棒身与那充血发紫的硕大龟头粗暴地挤了开来。

随着尹志平肉棒的不断出入,在那一对白嫩馒头一分一合的当下,杨过也可看到,粉红色柔嫩的内力在每一次分开始都会显现出来,又会在每一次合拢之时收了回去。而导致尹志平一抽一插之间不断响起的那劈啪声响,却又是源自两人交合处那正不断从胯间滴落的白浊之液。

就杨过所知而言,即便是射精也不过就是用手撸动一番即可,而眼下的尹志平却现场教导他究竟何为释放自己胯下欲望的正确方法。

小龙女的胯部是微微抬起的,而也正因如此,杨过才得以瞧见那已然沾满了两人交合之处,流淌到了那娇嫩雪臀上的精液是如何一点一滴地被甩在了草丛之上。而在那阳物进出之处,白浊精液更是早已被两人胯间耻骨互相的亲密碰撞而聚起了密集的泡沫来。

就在杨过即是兴奋又是差异的当下,便见尹志平那正不断抚摸著小龙女侧腹的两手转而抓住了她的双臀开始抓揉起来,且随着尹志平全身肌肤愈发变得通红,在不断粗重喘息著的当下,那抽插小龙女私处的速度竟是陡然加快了起来,而力度也同时增大了开来。

而小龙女也转为紧紧闭上了双眼,纤细的腰肢本能似的挺动起来,一次又一次地迎合著著尹志平那力道十足的插入。每一次当尹志平腰部向后退去抽出阳物的功夫,小龙女的柳腰也会随之收回。

每当尹志平对着那饱满的肉馒头中央插了去时,小龙女也会及时地挺动胯骨与之配合。因为双方均展开了猛烈的动作,小龙女的那异常丰满肥腻的羊脂玉乳被甩得的不断抛飞起来。修长嫩滑的白玉双腿在她的私处被一次被尹志平的阳物刺入其中之时,纤细玉足上那十根玉雕般脚趾都会兴奋地向内里扣进.

“啊……啊啊……龙姑娘……啊啊……我要射了啊……啊啊……夹死我了……啊啊……我要射在里面了啊……天啊!““啊!……啊啊!……舒服!……好舒服!……我要……给我……射吧……再射上一次!!……还要……还要!!…………“说归这么说,但是两人这陡然加快了的交媾却是持续了好一阵子,在杨过目光紧紧盯住的情况下,便见小龙女胯间那积攒著的白浊之液大量贱飞了起来,而随着一道道晶莹水滴不断地从两方胯骨只见迸溅而出,那劈啪作响的肉体拍击声顿时如同过年鞭炮般连绵不绝地响了起来。尹志平那粗大的阳根正以著万马奔腾之势,一次次连根挤入小龙女那汁水四溅的肉缝深处,搅动着她那紧窄腔道中湿腻淫滑的粉嫩娇肉,当尹志平龟头的沟楞以冲刺般的速度,在每次的插入与抽出之时俊辉强猛地刮刷著那肉壶中娇嫩的内壁同时,两人的紧密交合在一起的胯部也正不停地泛起股股白沫。

“啊啊!!……好舒服!……好烫啊!!……我的天啊……当真是舒服的紧……我那处要泄了!!……啊啊……要……当真……泄了!!……”

小龙女忽的起身,两条纤若无骨的玉臂紧紧地抱住了尹志平的身子,早已狼狈不堪的下体更是和他那男子坚实的胯部异常紧密地贴合在了一起,便是连那一丝透气的缝隙所在都是寻它不到。

而尹志平也猛地减小抽动的幅度,然后忽的一个停顿,只有腰部颤栗一般地急速抖动了起来:“啊……龙姑娘!射进去了!!”随着一阵高速抖动的回落,尹志平却是没有如同杨过有时那般腿软,而是依旧挺立著身体跪在草地上,还和刚刚泄了身子的小龙女均是一阵剧烈喘息之后,便是直接深深吻住了小龙女那吐气如兰的唇瓣,而小龙女却也是和他一般地将舌头伸入到对方口内彼此缠绕吸允了起来。

便是在这两人深吻的当下,一道道粘稠的精液一滴滴地从小龙女那悬了起来架在尹志平腰间的粉臀前部滴落了下来。而尹志平却也接着又开始抽送了起来,竟是没有疲惫的模样。

眼见自己敬爱迷恋的姑姑,小龙女便是在自己面前不过数米的位置和那尹志平吻了起来,而那胯下居然在正滴落着精液的当下居然又是开始了新一轮的抽动,杨过心中仿佛是有着一块沈甸甸的大石头掉在了心窝上,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明明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和姑姑才进行这般愉悦的,明明只有自己才能够触摸到的姑姑的娇嫩身体,眼下不但被那牛鼻子道士也给享用了去,居然还比之自己要更进出一部。完全把自己胸中的苦闷之情连接到了对尹志平的嫉妒上,杨过在瞪着眼睛喘著粗气的同时,却也忍不住撸动起了胯下之物。

“龙姑娘,可否换一姿势?”便见那尹志平松开了那只有一直以来只有被杨过自己才亲吻过的,小龙女的红润娇唇,在他一边心生嫉妒地偷看着一边套弄著自己阳具的当下,却见尹志平未等小龙女搭话,便是扶著那白玉般的身子爬了下来。“看姑姑好生快乐的模样,原来将我那阳物插进姑姑的下体方真是正确的做法吗?

待看看着尹志平还会做些什么,日后倒是……”虽然吃味于尹志平居然也可以享受到,而且是更进自已一步地和小龙女玩起那一直只有自己才能进行的愉悦游戏,但杨过却也发觉到自身经验之浅,虽同样疑惑于小龙女怎得竟和尹志平做起了这番,却也知道认真观察的重要。

却说当尹志平将他那沾满小龙女淫水的那话再一次插入那肥妹嫩滑的肉穴当中时,道士毫无疑问地感到自己遇到了一生一来最为幸福的一刻。自己朝思暮想的可人不但正在自己胯下娇吟莺啼,更是无比骚媚地近乎主动地和自己做了起来。

感受着自己阳具正被小龙女那紧窄温湿而灼热润滑的阴道内壁紧紧包裹着,感受着那自插入小龙女体内后便始终精力万分的阳物被那一层层活了般的嫩肉舔舐般的蠕动着所带来的,如连绵波涛般层层叠叠的舒爽快感,尹志平在伸手揉摸起那因为下垂而愈发硕大的软绵肉乳的同时,下身也开始再一次在那早经多次耕耘的肥妹田地中再次劳作起来。

随着一股股灼热的气流不断从小龙女那宝器般的阴户中,顺着自己的阳物传到了自己的体内,在下体的精力愈发旺盛而连绵不断的同时,尹志平不由得幸福地想到,莫非小龙女当真是天仙下凡不成。

低头紧盯着那交合之处,眼见小龙女那白嫩娇柔的粉臀不断顶撞著自己的胯部,香嫩粉滑的后庭居然已是亮晶晶的一片,看到那一股股不合乎常理的大量被早先射入到小龙女肉壶当中的白浊精液正不断被挤压出来,听着那正随着大量白沫的产生而持续响起的肉体拍击声,在享受着小龙女白嫩肉穴给自己带来的绝妙快感的同时,尹志平更是疯狂地揉握著那胸前的白肉来。

小龙女的一对白玉般的嫩乳当真是如同棉花一般柔软,自己的手指只是一按变能轻易地压下一片嫩肉。在自己手指的抓揉当中不断如球似的变化著各种形状,那滑腻温润的触感使得尹志平爱不释手。似打桩一般地大力在小龙女的肉壶当中插入自己的阳根,眼见胯下娇人在穴道莫名解开后不但没有抵抗,反是热情而欣喜地淫荡叫嚷了起来,不但心甘情愿地承受着自己在她身上发泄著自己的肉欲,更是主动配合般地给自己带来一层层地快感,尹志平心中感动万分。

淫液的先填味道从两人那正激情碰撞著的泥泞胯间涌出,令人有一种怪异但刺激的感觉.尹志平把身子紧贴在小龙女的背上,野狗交媾般地疯狂抽送著自己那挤在小龙女肥妹白嫩的肉穴当中的,那胀满了许久都射不出精液的粗大男根。却说两人的位置恰好是背对着杨过,由此,小龙女那被尹志平压在身下却又高高翘起的,肉感而白嫩的粉臀就这么正对着眼睛通红的杨过了来。

而在撸动着的同时,杨过自是可以清晰看到那被尹志平的阳物蹂躏许久后的,小龙女那粉嫩的穴口正不断被那粗黑的话侵犯著。大量的精液与亮晶晶的水儿混合在一起,不断地被尹志平的阳物从中挤了出来流到草地上。

“姑姑,竟是这般喜欢与尹志平玩着游戏么,竟然在我和爸爸探讨武功的那会儿功夫便即找到了他,然后在这本属于我二人的私密之处玩了起来?为什么姑姑不和我玩这般呢?为什么就这么一声不吭地带着尹志平做了起来?”一边撸动着阳物,杨过心里也整天人交战了起来。

“过去制止他们然后质问姑姑?那怎么成,我不可这般孩子气。”看着小龙女那正因为尹志平的抽送而不断发出响亮娇吟的模样,杨过心里却又是有些开心了起来:“瞧姑姑这般的快乐,和那尹志平玩玩这游戏倒也无妨,毕竟能让姑姑感到愉悦才是正经所在。虽然眼下给她带来这般舒服的并不是我,但……既然姑姑已如此快乐,我又何必孩子气地去打扰他二人,不如先行离去好了……”

却是小龙女忽地在被点中穴道之下又是被蒙了眼睛带走,虽是心下惊恐却也无可奈何。而出乎她之意料的却是,那男子竟是解开了自己的衣物,玩起了一直以来与过儿进行的那版游戏。

然当那火热坚挺之物刺入小龙女的私处之时,她便立刻断定这绝非杨过所能作出之事,毕竟就连自己都不懂这方事情,他若是知晓这等方法,也不会只求自己用手撸动,更莫说插入下体了。

却未想到自己体内的内功竟是在那男根插入之后自行运转了起来,在给自己带来了无上快感的同时,却也是解开了穴道。

虽然见到与自己进行这档游戏的并非杨过,而是那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尹志平,虽是心下不满而又心生怒气,但那迎头灌脑的快感却是让自己完全忽视了这一点.

在对方在自己体内射了一次精液之后,立时感到体内内力有所增加的小龙女却又同时获得了更加强烈地欲望。因而在那尹志平一脸小心地将他那胯下之物送入自己口中之时,小龙女便是一脸媚意地任由他在自己口中抽送了起来。

“过儿……?”

当小龙女从昏睡中徐徐醒来之时,却是感到自己体内内力竟是有了些许的增长.瞅见到自己身上衣物竟是已经穿戴整齐,在感到自身浑身精力充沛的同时,小龙女却也是同时看到了那紧紧皱着眉头望向自己的杨过.

“姑姑……”意识到自己正躺在杨过大腿之上,就见自己徒儿道:“为什么……要和尹志平进行这档游戏?是我做的不够好吗?”

“我……”小龙女杏唇微张,意识到杨国已经知晓的她顿时语塞。虽说自己此次与尹志平的交合有着多种巧合在内,但自己无比享受却也是不争事实,想到自己曾经亲口对杨过说过,只有彼此喜爱之人方可进行这般游戏,小龙女顿时不知说何为好。

“是我的错……”轻轻偎依在杨过的身上,意识到自己已被洗了番澡,小龙女道:“姑姑自己说过的规矩,自己却是给破了。但就孙婆婆教导而言,若是教男人那话插入下体,便当嫁于他。莫说姑姑不想与那尹志平成亲……过儿,姑姑对不起你。”

“那尹志平……”杨过搂住小龙女纤弱的腰身道:“他在我来到这处场所之后,足足在姑姑你的身上射了五次之多……在加上你二人先前数个时辰内的游戏,我费了不少力气给你清理的身体. ”

“姑姑……”看到小龙女尚未搭话,杨过闻着那发丝间的清香,有些犹豫地说道:“你既然已经喜欢上那尹志平的阳物,便和他进行那般游戏好了,我先行下山好了。待的你和他玩腻之后在行前来找寻我如何?”

小龙女轻柳媚皱起,却道:“天下如此之大,你若想先走,我去何处寻你?且不说我和那尹志平不过是因巧合而得以进行那般事情,过儿,我……“

“姑姑,”显然陷入另一番思绪的杨过此时是听不得小龙女的解释的,他却是直接放开了小龙女,面露挣扎之色:“那尹志平明明姑父并不及你,那里有着巧合一说,你……”

“过儿!”却没想到小龙女竟是怒了,她忽的从杨过腿上站起道:“我可不是情愿叫那尹志平刺入我的下体. 姑姑自是不会像孙婆婆所说那番嫁于此人,你又何来此说!?”

“也罢!”看那杨过下体竟是膨胀著的,想到自己喜爱之人居然如此严重地误会了她,小龙女也是气急:“你不是说要下山么!?我便也下了的山去,瞧你那榆木脑袋转过弯来之后倒是该怎生是好!?

尚未待杨过发话,小龙女便是一指点着杨过穴道,将其定于地上,随即气道:“你便在这里好好呆上一个时辰罢,我先行下山,看你待冷静下后后悔去罢!”同样也处于怒头的小龙女便是一跃下了山去。

“姑姑!”心中虽是大喊,但穴道被点的杨过见到小龙女的远去的身影,却是忽的感到心中那块大石更是沈重了许多。


本贴最早由:人人碰_人人操_人人干_人人看_人人日_人人搞_人人摸-在线视频 -- www.hs666666.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人人碰_人人操_人人干_人人看_人人日_人人搞_人人摸-在线视频] 版权所有 © 2017-2018 [联系方式: @gmail.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