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係花、犬奴、同學會


房間裡,燈光昏暗,房外風強雨,颱風天風呼呼的追著,雨嘩嘩下著。

一個男人大字型躺在床上,全身赤裸,雙腳分開。

在他雙腳分開的地方,一具赤裸的女體正跪在男人的雙腳之間,同樣一絲不掛。

女的約莫二十多歲,頭綁馬尾,隻有幾根青絲飄在膩白的後頸上,女人肌膚賽雪,雪白渾圓的屁股跟美艷的容貌,紅潤的雙唇,堅挺的乳房如筍的形狀,乳頭呈現粉紅色微微上翹,乳暈像櫻桃般鮮艷欲滴,沈甸甸的雙乳在胸前晃動著,絲毫無贅肉的肚子十分平滑。

跟一般情侶作愛的場景沒啥不同,不同的隻是女的脖子上掛著一個項圈,項圈的前方繫著一條煉子,正握在男人的手裡,女人的雙手手腕上各被套著一個皮革製的黑色拘束具,在雙手的拘束具中間有一條鐵煉子連接,女人那雙筆直的小腿在腳踝的地方一樣被黑色皮革拘束具套著,雙腳之間的鏈子稍長約兩尺多。

「多美麗的身體啊!三年來都沒改變。」男人讚歎著

「開始吧,嫣奴,跟以前一樣。」男人說道。

女子開始俯身向前,用她的溫潤雙唇吻上了男人的唇。

兩人舌頭交纏,激烈的吻著,女人的舌尖進入嘴男人裡時,男人沒有逃避,也用舌尖纏繞,發出啾啾的聲音,吻了約莫七八秒,女的開始用她的雙唇順著男人的下巴,一路往下吻,經過脖子、厚實的胸膛、舌頭繼續在肚臍周邊繞圈,然後向下在男人的陰囊周圍吻了起來。

此時女人已經變成趴著的姿勢,雙唇繼續往下移動經過男人的大腿、小腿,腳跟、腳趾,女人一點一點的舔著男人的腳趾,再慢慢的順著小腿、大腿一路往上舔。

在女人用舌頭舔吻遍男人全身的同時,那豐滿垂在身下的雙乳,也不斷地在男人身上遊移著,女人還不斷的扭動著身體跟屁股,讓她的雙乳在男人身上繞圈圈,一圈又一圈。

隨著女人的動作,男人開始覺得全身酥麻,一股電流傳遍全身,下半身的陽具開始揚然挺立,充血向天。男人嘴裡開始發出「唔……嗯……」的聲音,顯然非常享受女人的舌技服務。

「你的技術越來越好了,嫣奴。」男人喘著氣說著。

女人用舌頭吻遍了男人全身上下之後,開始用雙手捧起男人那昂然向天的陽具,然後用舌頭舔弄了起來,女人從男人的龜頭開始向下舔,舔過男人的陰囊之後,將男人的陰囊放到嘴裡舔弄兩下又吐了出來。

男人繼續發出「唔……嗯……」的呻吟聲,爽極的感覺不斷刺激他的腦門,男人不斷的伸出手在女人身上遊移著,不時捏捏她的雙乳,五隻手指在女人的乳房不斷揉捏著,把女人的乳房揉捏的變形,食指在乳頭上不停打圈。

「啊……不要摸乳頭……」敏感的乳頭受到愛撫,女人的身體如火般灼熱。

女人突然把男人的陽具吞入那溫熱的小嘴之中,頭不住上下動著,開始吸吮男人的陽具,她不斷把男人陽具吞到根部,又吐出來,在吸吮的同時,不住的用舌頭在男人的龜頭舔弄著,此時女人似乎性慾也被挑起,小穴開始濕潤。

隨著女人的舔弄,男人的陽具青筋暴露,不斷抖動,眼裡看著女人性感的裸體,男人忍不住將腰部一下一下地挺起,女人顯然感受到他的興奮,拋出充滿愛欲的嬌媚眼神,同時用手撫弄著他的陰囊,嘴上也加大了吮吸的力度,承受著男人熱情的突刺,在女人舔弄了約四十下之後,女人哀求著:「啊……太好了……給我吧……主人……」

男人開口了,「可以了,坐上來吧,嫣奴。」

女人用媚眼看了男人一眼,把身體往前移動,坐到男人身上,同時把自己已經濕潤的小穴,對準男人那挺立的陽具,慢慢坐了下去,此時男人併攏雙腿仰躺在床上,讓女人騎在身上,身體向下沈。

女人雙膝因跪坐姿勢碰到床單,女人開始搖動那渾圓的屁股,上下規律的做起活塞運動。

「啊……啊……啊……啊……啊……」女人不斷上下運動自己的身體,一邊從嘴裡發出了呻吟聲,兩個豐滿乳房隨著女人上下的活動而規律的晃動著,粉紅色的乳頭已經挺起,乳頭晃動形成了美妙的乳波,刺激著身下男人的雙眼。

男人伸出手,握住女人上下晃動的雙乳,左右搓揉著繞著圓圈。

「你的肉穴夾緊一點,不準掉出來。」男人又命令著。

「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啊……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噢……噢……爽……爽死我了……啊……啊……主人你……你操……操的我很……很舒服啊……啊……噢!啊……啊啊啊……啊……我……我不……不成了啊……啊……噢啊……啊~~~啊……」女人隨著男人雙手的揉捏,又大聲的呻吟了起來。

男人挺起腰部,迎合著身上女人的動作,在他的揉捏挑逗之下,女人敏感的乳頭變的又硬又翹。

男人用手指捏了捏女人那已經充血硬翹的乳頭,用手指彈了彈,女人「啊」的一聲,雙乳更激烈的晃動。

「好美的乳房啊!」男人讚歎著。

此時男人開始拿了兩個曬衣夾,先夾在了女人已經堅硬的左乳頭上。

「啊……」女人被突如其來的劇烈痛楚弄得流下了眼淚,同時停下了原先的動作。

「不準停,繼續動!」男人命令著。

女人隻好含著淚水,滿臉痛苦的表情,皺著眉,繼續地左右搖擺著臀部,男人看了看女人的表情,又把另一個曬衣夾夾到女人的右乳頭,女人又皺了一下眉頭,身體震了一下,額頭開始冒出汗來,臉上漸漸呈現興奮紅潤的樣子。

男人滿意的盯著女人夾著曬衣夾的胸部,開始拍打女人的乳房,「啪」清脆的響聲迴盪在室內,隨著男人的拍打動作,女人的乳房跳動著,白皙的乳肉開始出現紅色的掌印。

「啊………唔……痛啊……」女人痛的叫了出來,男人又拍打了胸部一下,隨著男人不斷加大的力道,女人不斷的嘶吼著,但是仍沒有停下原先的動作,仍上下左右搖動著迎合著男人的抽插,花心不斷被男人的陽具刺激著,快感一陣陣襲來。

「啊……啊……主人你幹的我的小騷穴好爽……真是太好了……啊……」隨著上下的抽插動作女人淫叫著,不住扭動嬌軀。

很快的,女人達到了高潮,臉色開始泛紅,女人的雙腳不住的顫抖著,男人感到女人的淫屄緊縮,開始加快了腰部的上下運動,不久,男人的雞巴也一陣抽蓄,同時一股滾燙的陰精從女人的子宮深處射出,噴在男人的龜頭上,兩個人同時達到高潮,男人覺得龜頭一燙也跟著射了精,濃濃的火熱陽精噴射出來,灌滿女人的紅腫小穴裡。

高潮後的女人趴在男人身上不住的喘息著,本來是緊閉在一起的肉洞,在狂暴的蹂躪下,無助地張開,男人白雪雪膠綢綢的精液滿溢而出,部分流到了女人的大腿內側。

「沒想到我們的清純係花——張嫣玲,居然是如此淫蕩,性交技術這麼好,如果以前那些同學看到了,不知道會多震驚啊!」男人用手拉了手上的鏈子擡起女人的臉羞辱的說著。

「不………不要再說了……主人……羞死人……」女人吞吞吐吐哀求著,男人羞辱的言語使女人覺得羞恥,臉上分不清是高潮的紅暈還是羞紅。

「大家絕對想不到吧……清純係花會被我調教成蕩女……還稱我主人………哈哈……」男人滿意的大笑著,同時伸手扯下了女人乳頭上的曬衣夾。

「啊………痛啊主人……」女人哀叫著,兩顆粉紅的乳頭已經被夾的烏黑腫脹,女人不住的用手搓揉著乳頭。

「你這種女人不能溫柔的對待,要痛你才會爽。」男人說著對女人發出命令:「幫我清理乾淨吧!」

女人聞言順從的把男人因射精而癱軟的陽具放進嘴裡,清理剛剛高潮留下的穢跡,用舌頭把男人龜頭及陽具上殘留的精液舔乾淨。

此時男人拿起了一顆放在床頭櫃上的冰塊,開始用冰塊刺激女人的乳頭,女人忍耐著,接下來男人竟然用手指把冰塊塞進女人菊花中,那種冰冷的感覺冰得女人的雙腿開始顫抖,男人更覺得興奮,在冰塊融化之前,男人又塞進了第二顆冰塊。

「啊……不要啊!好冰……啊……啊………」女人嘴巴離開男人的陽具開始浪叫。

「繼續清理,你忘了規矩嗎?嫣奴,想被罰嗎?」男人瞪著女人同時扯著煉子說著,把陽具湊到女人嘴邊,讓女人繼續清理。

隨著男人的手指抽插,冰塊也在女人的體內翻騰,每當冰塊融化時,男人就再塞入一兩顆新的冰塊,女人嬌喘著,呻吟著,繼續清理著男人的穢跡。

「唔……唔……嗯……嗯……」女人強忍著菊花中的冰塊的冰冷感,嘴巴不敢離開男人的陽具,隻能哼著,身體開始冒汗,屁股不斷扭動,持續幫男人清理著,不久溶化的冰水從女人的菊花溢出溢滿了床單,女人終於忍受不住。

「啊……主人你好壞……要弄壞人家了……」女人幫男人清理完畢之後抗議著。

男人起身下了床,拉了拉手上的鍊子,女人下床跪在床邊。

「趴著!」男人踢著女人肥厚的屁股說著,開始牽著女人走動,女人跟在他身後像狗般四肢著地爬著,菊花裡的冰水不住滴落,順著女人的爬動,在地上形成一條長長的水跡,女人的兩個豐乳垂在身下,隨著爬行的動作,不住的晃動。

「哈哈………清純係花還不是變成我養的一條母狗,當初不知道是誰在我麵前脫光衣服求我跟你交往,說要我好好的幹你的啊?要當我的奴隸的啊?」男人一邊牽著美女犬,一邊仰天大笑著。

像狗一般趴在地上行進的女人,想著那天的情景。

三年前的嫣玲還是一個把那薄薄的膜保存二十三年的處女,但從三年前學長生日的那個夏天夜晚,在學長麵前不知羞恥的分開她的大腿,自願當學長性奴以來,一切都改變了。

************

KTV中,歌聲環繞,燈光搖曳,這天是曾新守的生日,也剛好是畢業典禮後的兩天,學弟妹們幫曾新守慶生。

「學長,生日快樂!」眾人紛紛幫曾新守恭賀。

張嫣玲也到了,這天的張嫣玲,穿了一件連身的牛仔裙,長度大約到膝蓋以上五公分,這件牛仔連身裙是前開襟的,一條長長的拉煉,從領口一直延伸到下擺,張嫣玲腳上穿著一雙併不是很高根的尖頭女鞋,那樣的靈氣,其實從進大學開始就是眾人愛慕的對象,每個男生都想一親芳澤,張嫣玲都婉拒了。

音樂甫落,主持人開始說:「大家把給學長的禮物當麵拿給學長。」

隻見同學魚貫向前把自己準備的禮物拿給曾新手,輪到張嫣玲了,她兩手空空,害羞的站到曾新守麵前。

「學長……人家出門匆忙,把給學長的禮物忘了在家,不好意思喔。」張嫣玲用那如銀鈴般的聲音說著。

「沒關係……我不介意,你出席就是我的光榮。」曾新守笑著,眾人公認的清純係花,來參加他的生日聚會,他已經十分高興。

生日聚會結束,曾新守回到了自己租房子的地方,那是一棟公寓的頂樓隔間分租給學生,「扣扣扣」敲門聲迴盪著。

「奇怪,誰來找我?」曾新守納悶著,打開房門一看,張嫣玲正站在門口,還是剛剛那身裝扮。

「嫣玲,有事嗎?」曾新守問道。

「學長……我給學長送生日禮物來。」嫣玲開口說道。

「不用啦!還特意送來給我,不好意思。」曾新守搔了搔頭,卻覺得奇怪,張嫣玲兩手空空,沒看到禮物啊。

「你要送啥禮物給我啊?」曾新守上下打量嫣玲,不解的問著。

嫣玲看了看其他兩個房間似乎沒人,將手伸到胸前迅雷不及掩耳的拉下她的連身牛仔長裙的拉煉,用很快的速度拉到底,雙手將衣服拉開至肩膀旁雙手一伸直,刷一聲衣服就掉在地上,而衣服裡麵竟然什麼都沒穿,原來她剛剛在慶生會就是穿這樣。

「這就是給學長的禮物,希望學長喜歡。」張嫣玲開口說著。

曾新守獃獃地望身前這潔白赤裸的女體,呆了在當場,眾人夢寐以求的係花學妹,居然一絲不掛站在他的身前,雙乳及那兩腿間的倒三角型黑色神秘地帶,及平滑沒有贅肉的腹部一覽無疑的暴露在曾新守的目光下。

從正麵看,那種淫靡簡直叫曾新守受不了,嫣玲的豐乳上一點淺紅,那兩棵櫻桃翹得老高……哦,新守的小弟弟猛的彈得老高,頂到胯襠疼痛無比,他嚥了嚥口水,「你……你……這……這……」新守開始結結巴巴起來。

「人家心儀學長很久了……可是學長一直沒有表白過,人家也沒機會跟學長表白,學長要畢業了,人家趁這個機會跟學長表白。」嫣玲那銀鈴般的聲音從她口裡吐出來。

「這……這……」第一次有女子如此主動的表白,曾新守不知如何回應。

嫣玲又開口了,「學長不喜歡人家嗎?」

「喜……喜歡,但……為何是我?」此時的曾新守已經滿頭大汗。

張嫣玲也許是想到了什麼,她不敢看曾新守,把眼睛瞄到一邊去,臉上紅通通的,火辣辣的,那模樣真可愛,又囁嚅地低喃著:「明天上午的課,我已經不打算去上了。我隻想和你在一起,讓你幹我,幹我一個晚上,當做給學長的生日禮物啊,學長,我是不是很賤啊?!」

「不……不……你美的跟女神一般。」曾新守好不容易才吐出這句。

隻是,那句話張嫣玲,說得很費勁,一共中斷了三次,才能說完,看來,她隻是想表明,她的心裡是多麼的喜歡曾新守,是多麼的想和新守呆在一起。

她的眼瞼下垂著,聲音更低,心跳也加快了,臉上出現紅暈如蘋果一般,微微喘著氣,「我……我……我喜歡學長,希望學長跟我交往,學長願意接受這個禮物嗎?」

「這……這……」曾新守還沒回過神來。

「我可以答應學長的任何要求,就算是變態的要求我都願意接受,隻要學長答應跟我交往,就算做『性奴隸』我都無所謂,我要當學長的性奴,隻要學長跟我交往,我任何事都願意做。」張嫣玲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說出這句話。

靜!週遭一遍靜寂,靜得沒有聲音,靜得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聽的到聲音。

「你……開玩笑嗎?」曾新守聽到張嫣玲願意當他的性奴,直覺以為她是開玩笑,但看她的樣子低著頭、垂著眉,根本不敢再看曾新守一眼,好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女孩一般,也不像開玩笑的樣子。

擁有如此美麗的性奴,眾人稱羨的係花,是每個男人暗地裡幻想過無數次的事情,曾新守開始覺得不明白,她是個怎樣的女孩。

「學長……人家不是開玩笑!」張嫣玲的樣子很窘迫,很不安,她偷偷地看曾新守一眼,然後又飛快地把眼睛瞥開。

曾新守伸出手來,扶著張嫣玲的下巴,把她那美麗動人的臉龐擡了起來直視自己,「我答應你跟你交往。」曾新守說出這句話。

嫣玲臉上綻開笑靨,「謝謝學長。」

「當性奴要有自覺的,我要看看你適不適合當一個稱職的性奴,」曾新守說著開始命令嫣玲,「蹲下,雙腳左右分開越大越好,拿你的雙手背在身後。」

張嫣玲聽到曾新守的話,遲疑了一下,由於還有別的住戶在同一層樓租房子住,隨時都可能回來,在走廊上的張嫣玲那赤裸的身體隨時可能曝光。

「不要在這裡,可能會被看到,請學長把房門關起來,在房門理隨便學長,拜託不要在這。」張嫣玲全身顫抖,對新守說著,害怕曝光以後無法作人,嫣玲抗拒著。

「你不是說任何變態的事都願意做嗎?要當性奴,這麼簡單嗎?放心他們暫時不會回來,我不會讓你曝光的。」曾新守語氣嚴厲的說著,張嫣玲隻好點了點頭,蹲下了身體,打開她的雙腳,擡起頭看著曾新守,兩頰羞的緋紅。

曾新守伸手解下了自己褲頭上的皮帶,揚了揚皮帶,向張嫣玲的乳房抽去,「啪」的一聲皮帶重重打在嫣玲的乳頭上。

「啊……痛啊……」嫣玲痛的大叫,眼睛泛出淚光,兩顆雪白的乳房上同時出現了紅色的鞭痕,那一定使她痛死了,鬥大的淚水由她緊閉的睫毛下湧出,原來背在背後的雙手,覆蓋住那被鞭打過的乳房不住搓揉。

「啪」曾新守又是一鞭,打在嫣玲揉著乳房的雙手,「手拿開,不可以遮,不能叫,不能哭!」

張嫣玲怯生生拿開了雙手,皮帶也「啪啪」的落在她的乳房上。

每次皮帶落下後,總是在她雪白的乳房上留下紅色的痕跡,而且扮隨著她的嗚鳴聲,原本白晰的乳房上佈滿了鞭痕,張嫣玲咬著牙忍耐著,臉上掩不住痛苦的表情,強忍不敢出聲,一個原本高傲而尊貴的女人,此刻正蹲在身前,赤裸著身體,新守心理揚起一股幸福的感覺。

此時,樓梯上傳來上樓梯的腳步聲及談話聲,腳步聲越來越近,聽說話聲好像是隔壁房的。

「糟……有人回來了!」曾新守一個箭步後退同時把嫣玲拉進門內,拉上房門,右腳一掃把地上的嫣玲的牛仔裙也掃了進門。

就在那天,嫣玲自願獻出了一切,處女、貞潔、甚至幫新守口交這種她之前想也沒想過的事情,那天晚上,嫣玲跪著在「性奴誓約書」上用陰唇羞恥的印下印記以來。

************

又過了幾個月,在這幾個月當中,被捆綁、鞭打、滴蠟油、在淫蕩的肉穴及屁眼當中被塞入過各式各樣的東西、被各種性道具玩弄嫣玲的身體,嫣玲深愛著這樣的模式,肉體變得比以前更敏感,慾望也變得強烈,常常期待著各式的淩虐與插入,在新守的調教下,嫣玲徹底墮落了。

新守將她徹底的調教,開發她的深層的性慾。

幾個月以後,新守開始要她在眾人的麵前暴露,常常新守特意帶嫣玲去搭公車,不許嫣玲穿內褲跟胸罩,特別是夏天要嫣玲穿短的不能再短的短裙,及穿著細肩帶的男用背心,這樣光是衣服走光的危機感就夠令人戰戰兢兢了。

尤其像嫣玲從小到大,家裡的長輩就會一再叮嚀穿衣服要得體大方,不要輕挑低俗,現在這樣的衣著已經是完全打破了嫣玲對於衣服的認知。

這樣的裝扮,隻要嫣玲身體一動,其他人可以輕易的從背心的袖口看到嫣玲赤裸的,雪白豐滿的胸部及那粉紅色的櫻桃般乳頭或是看到嫣玲那沒穿內褲的下體及黑色的陰毛,白皙的屁股。

每次嫣玲都感到公車上有無數的火熱眼睛看著嫣玲,一開始嫣玲羞的無地自容,但是跟他到車上,接受新守的羞辱,以及眾人的視姦,慢慢嫣玲的已經習慣了,也感到了那種危險的快感。

有一次車上人很少,新守就把嫣玲帶到最後一排座位上,讓嫣玲分開腿騎坐在他的腿上,由於穿著短裙,又沒穿內褲,嫣玲的陰部被自然的分開,雖然嫣玲不太情願,但已經習慣暴露的嫣玲下體馬上感到淌出很多水來,不自覺的趴到新守的身上。

新守將一雙大手整個覆蓋嫣玲的陰部,盡情的揉搓,然後手指進入嫣玲的陰道,車子的上下震盪,嫣玲的淫液噴了出來,另一隻手從背心的縫隙搓揉著嫣玲那已經高高挺起的乳房。

「唔……唔……」嫣玲忍著。

這時,車上的人好像能夠聽到嫣玲那忍耐而壓製的呻吟聲,有的回頭偷看,竊竊私語著,嫣玲卻已經不顧這些,盡情享受新守的手指戲弄,那次甚至嫣玲忍受不住,最後掏出了新守的大陽具,放進了那已經濕淋淋的小穴,上下活動著屁股,在公車上就做了起來,被新守用肉棒狠狠的插著。

眾人麵前做愛的禁忌,讓嫣玲的羞恥混合著快感,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

肛門傳來的感覺讓嫣玲從甜美的回憶中回過神來。

「嫣奴,將屁股翹起來!」新守命令著。

嫣玲將屁股翹得高高的。

新守正拿著注射用的針筒,將浣腸液灌入嫣玲的肛門中,一下子灌入了200cc,新守用肛門塞將嫣玲的肛門塞了起來。

「站起來,嫣奴!」

肛門中便意一點一點湧上來,嫣玲強忍不適慢慢站了起來,新守拿出一條白色的綿繩,在嫣玲股間捆綁起來,繩子緊緊穿過下體,將陰唇左右分開,又拿出另一條繩子,將嫣玲的乳房上下緊緊捆綁。

嫣玲引以為傲的雪白肉體,遭受到了綿繩的淩虐,豐滿的乳房成了捆縛的焦點,深深陷入肌膚的繩索,摩擦出一道道紅色的傷痕。

新守又拿了兩個金黃色的乳夾夾在了嫣玲被捆綁變形的雙乳上,下體傳來的便意及乳夾夾住乳頭的痛感讓嫣玲幾乎站不住,鬥大的汗珠從額頭低了下來。

「啊………太過分了!」嫣玲心中想著。

「這樣忍著直到我同意你去上廁所,否則就要處罰。」新守拿了一件白色透明的雨衣,給嫣玲穿上,然後拉拉嫣玲脖子上項圈連接的狗煉,「時間到了,我們走啦!」

嫣玲吃力的挪動腳步,被新守拉到房門外,新守拿出原來插在門口的門卡,下了樓梯,牽嫣玲上了車,打開車庫的門開車出去。

經過汽車旅館的櫃台歸還門卡時,新守故意把車窗大大拉下,讓隻穿一件白色透明雨衣的嫣玲的裸身暴露在櫃台小姐眼前,但是,令嫣玲覺得羞恥的是,脖子上的紅色項圈以及被裸身咬住的繩子,如果仔細一瞧,還可以看到透明雨衣裡緊緊捆綁的繩子使胸部更為凸顯的景象及粉紅乳尖那金色的乳夾。

看到嫣玲這樣怪異的打扮,雖然汽車旅館偷情男女很多,很多女性也穿著火辣性感,甚至幫男性邊吹著喇叭男性邊開車進來的景象都看過,就但是這樣打扮的女性,櫃台小姐還沒看過,不禁多瞧了幾眼,同時暗罵了一小聲「死變態」!

櫃台小姐所投注過來充滿好奇的視線及話語,直令嫣玲真想要找個地洞鑽進去,隻是,剛才非常強烈的便意,竟如同退潮般地消失無蹤,但是,那終究隻是暫時地停止,根本不知何時又會湧現更大的波浪。

颱風天,窗外風強雨驟,路上幾乎沒有人車,行人也都躲在家裡,否則嫣玲這幾乎全裸的淫辱裝束,不知會引起多少機車騎士的騷動,引發多少車禍。

嫣玲坐在車上,肚子不斷的翻騰著,嫣玲皺著眉忍著,希望能忍到家,但隨即,腦海襲擊而來的強烈便意波浪使得嫣玲顫抖了起來,她開始出聲哀求著:「主人……嫣奴受不了了……嫣奴想要大便!」

雖然現在是在大街上,離家裡還有相當的距離,嫣玲已經被強烈的便意弄得失去了理智,新守將車子停在路邊,下車將嫣玲拉了出來。

此時嫣玲連站都站不穩了,搖搖晃晃的被新守用煉子拉著走進路邊的兩間房子之間的小巷子,乳頭上的乳夾微微顫抖著,搖搖晃晃地走了數步,就沒有再往前走了。

「啊嗚……嗚呼……噢嗚嗚……」嫣玲按捺不住,不斷地發出啜泣般的甜美聲音,無意間,乳夾夾在乳頭的強烈的疼痛及便意襲擊而來,雨水打濕了嫣玲的臉龐,臉上已經分不出是淚水、汗水還是雨水。

「就在這邊排洩吧,嫣奴!」新守命令著,嫣玲搖了搖頭,「在街上排洩,太羞了。」她想著,但是,即使是有著強烈意誌及自尊,要剋製住生理的需求是不可能的。

嫣玲已經受不了了,隻好當場蹲下來,新守把嫣玲身上僅有的雨衣脫掉,把繫在嫣玲股間的白色棉繩取下,嫣玲顧不得自己赤裸身體在戶外,大大的分開雙腿,眼睛閉上,全身發抖。

「啊啊啊……」嫣玲發出了充滿甜美和悲傷的聲音,終於在屁股上用力,塞住肛門的肛門塞噴了出來,彈的老遠,金黃色的糞便噴灑了一地。

「真不知羞恥啊!嫣奴,在大街上的巷子裡就排洩出來。」曾新守嘲笑著嫣玲。

「不要……再……再……羞辱……嫣奴了……主人……」嫣玲喘著氣顫抖語氣懇求著,大量的穢物不住從嫣玲的肛門噴射而出,落了一地。

「啊啊啊……呼呼……」嫣玲喘息著呻吟,左邊隔壁的燈突然亮了,也似乎聽見女人講話的聲音。

隔壁的人家大概有人覺得颱風天外頭怎麼有奇怪的聲音,走近了窗子,可能想開窗查看,嫣玲非常緊張,全身僵硬著,一股奇怪的性感竟衝向腦門,全身高潮的抖起來。

「不好!要被看到了!」嫣玲想著,想趕快起身離開,但是腳一軟,雙腳已經強烈的抖動而無法使力,此時隔壁人家的窗戶「刷」的一聲打開了!

嫣玲心想完了,自己這身全裸被繩子捆綁在戶外公然排洩的樣子要被人看見了,腦門一陣空白,隻感到主人攔腰將自己抱起,幾個箭步,已經來到車上。

由於剛才的刺激太大,嫣玲不住趴在椅子上大聲地喘息,經過那一陣強烈的痙攣,嫣玲整個人有一種完全洩氣的感覺,雙腿軟弱無力,連站都快站不住,嫣玲終於明白男人射完精後那種腳軟的感覺。高潮消耗太多的力氣,隻覺得腦袋缺氧,整個人幾乎暈眩。

在新守抱起嫣玲往前奔的同時,身後傳來,「奇怪!那是什麼怪聲音?是不是小偷啊?」一個太太大聲地在窗邊對屋內的人說。

「幸好沒有被看到,不然太羞人了,沒法做人了。」嫣玲想著。

「你剛剛好像是非常享受嗎?嫣奴,公然排洩的刺不刺激呢?」新守看著嫣玲充滿汗水及顫抖的容貌。

「剛才真是非常地刺激呢!幸好主人動作快,不然丟臉死。」嫣玲喘氣回答著。

「過了一周就是同學會了,我要讓大家看看變成性奴的嫣玲,看看我的調教成果,大家大概會嚇得合不攏嘴吧,過兩天,再幫嫣奴穿個乳環吧。」曾新守想著,踩下油門,絕塵而去。

************

同學會場,福X大飯店,大學畢業三年來的第一次聚會,許多人都來了。

「有人知道嫣玲的消息嗎?」一個同學問著。

「沒有,她畢業之後就好像斷了線的風箏人間蒸發了。」另一個嫣玲以前的死黨說著。

「她的手機都打不通,聽說換號碼了都聯絡不到她。」同學回應著。

「她也從她家裡搬出來了,打去問她的爸媽,也都不知道她去哪裡了,不知道她的電話,隻有她會跟家裡聯絡,她家人聯絡不到她,蠻神秘的。」主辦人說著。

「好久不見啊!」同學相見彼此打著招呼聊著天,談笑著。

他們正說著,一對男女走了進來。

那女的頭頸上戴著紅色項圈,項圈前麵有個銀色煉子被男人拉著,女人穿著細肩帶藍色的男用背心,淺藍色的迷你裙,短到膝上至少二十公分以上,僅能在站立時剛好蓋住臀部的短裙,至於腳上則是一雙十公分高的細跟高跟涼鞋,涼鞋上方用細細的帶子繫著,一直延伸到膝蓋。

男女走到同學會的報到處。

「請問,這是不是F大的同學會?」女人彎下身用銀鈴般的聲音說著。

那女人一彎身,眾人的目光不由全部集中在她那具成熟的軀體上,女的沒有帶胸罩,彎下身隨著背心的領口下垂,那對豐滿的豪乳,垂在身下,女子兩個乳頭各穿了一對乳環,中間用一條金色的鏈子連在一起,使得四周的男女同學也不由立時嘩然。

「看……那個是不是張嫣玲?!」一個同學叫了出來,眾人目光都投射了過去。

「可是,嫣玲怎麼會穿這樣啊?她不是很清純嗎?」又有同學叫了出來。

「對啊……那個是嫣玲,旁邊那個男的是曾新守學長吧,她們倆怎麼會在一起?嫣玲怎麼又打扮的這樣?」同學又叫了出來。

「不要再看她們了,新守學長還在摸她的奶啊,好噁心啊。」女同學紛紛摀著臉不敢看。

新守學長的手伸入了背心的隙縫,摸上了嫣玲的豐滿乳房,彈著她那粉紅色的如櫻桃般鮮艷的乳尖,先是一圈圈輕輕的揉,忽然之間新守學長用力拉了她的乳環上的鏈子,這不經意的疼痛,使嫣玲「啊」的一聲叫了出來,渾身顫抖著。

「天啊,你有沒有看到嫣玲的光禿禿的屁股?」一個同學又叫了出來,嫣玲的動作讓她那超短的裙子向上飛揚,沒穿內褲的渾圓屁股露了出來。

「哇………她居然連內褲都沒穿!」又一個同學叫了出來。

「天啊,她還戴著乳環啊!還掛著項圈,真沒想到,她這麼變態!」同學每個人都驚呆了,每個人都發出了驚歎的聲音。

「你看,她乳頭有穿洞,帶乳環應該很痛吧。」同學目瞪口呆,所有的男生小弟弟都高高挺起,女生的眼神則充滿了鄙夷、不屑。

「沒想到張嫣玲這麼變態,她應該有暴露狂吧。」一個女同學不屑的說著。

「看看那種行為,你能相信嗎,這是我們認識的張嫣玲嗎?」又一個男生附和著。

所有人印象中的清純係花,男人夢寐以求的女神,居然類似母狗般的穿著打扮,被學長用煉子牽著出現,對所有人都是莫大的衝擊。

「原來張嫣玲喜歡被虐待,早知道以前在學校就這樣對她。」一個男同學惋惜的說著。

「嫣奴,轉過身來,讓同學看看你。」曾新守命令著,一把把細肩帶背心往兩邊一拉,嫣玲的上半身赤裸。

嫣玲轉過身來的時候,自然也看到了她的同學。雖然已經習慣了在陌生人前暴露身體,但看到熟人,她還是覺得有點羞,下意識的把手擋在了胸前。

「嫣奴,誰讓你擋著的,我不是說過,今天碰到任何人不準擋嗎?隨時要把你美麗的胸部展露在眾人之前嗎?」新守惡狠狠的扯了煉子一下,用嚴厲語氣命令著嫣玲隻好乖乖把手放下來。

嫣玲的同學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這幅畫麵,不敢想像清純的係花張嫣玲怎麼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做這麼淫穢的事。

「嫣奴,蹲下,張開你的雙腿!」曾新守又下著命令,嫣玲那姣好的臉龐通紅,全身不住顫抖,遲疑著:「這是主人的命令,你還不做嗎?」新守又拉著嫣玲乳環上的鏈子。

「痛啊,主人……我……我做……」嫣玲眼角泛出淚光回答著,乳頭被拉扯的痛楚使嫣玲無奈的歎了口氣,蹲下身子,左右張開她的雙腳,低著頭用淫蕩的姿態麵對她的同學。

「嘩……嘖嘖……」同學又是一陣驚呼,原來嫣玲雙腳打開之後,她的恥丘因長年性交紅腫外翻,陰唇及陰蒂大大暴露在眾人眼前,在已經被剃光的陰毛的白淨陰部,更用奇異筆寫上了「淫犬—張嫣玲」幾個字,她已經不再是當初的嫣玲了,無論身體、心裡都一樣,她完全的成了性奴。

「你要說什麼?嫣奴。」曾新守拉扯著煉子把嫣玲的頭拉的擡了起來。

「我……張嫣玲……主人……的……變態……性奴隸……露出狂,從…今…以…後,我……沒有……名字……叫做……嫣奴……請大家……好好……欣賞我的……變態的……身體……」嫣玲似乎放棄了世上的一切,斷斷續續的說著,但是說這些淫蕩話語的同時,被眾人視姦的張嫣玲卻感覺到下身傳來一陣陣刺激,變態的性慾又被挑起。

「看吧……盡情欣賞我吧。」張嫣玲心理想著,開始無恥的扭動著那誘人的屁股。

此時曾新守開口說了,「這是我們的係花張嫣玲,她本身是……變態的……的性奴隸,她喜歡被虐待,喜歡暴露自己的身體,以往一直假扮正經瞞騙大家,我把她調教,開發她的本性,把她的真麵目公開。」

聽了新守的話語,想著自己無恥的姿勢,裸身暴露在同學的麵前,無論如何日後都不可能再跟同學見麵,在同學麵前也不可能擡起頭,什麼係花,早就不見了,自己現在隻是一條變態的母狗,想到這,嫣玲徹底的覺悟,放開了自己的過去的一切,全心全意地當起一隻真真正正的母狗。

房間裡,燈光昏暗,房外風強雨,颱風天風呼呼的追著,雨嘩嘩下著。

一個男人大字型躺在床上,全身赤裸,雙腳分開。

在他雙腳分開的地方,一具赤裸的女體正跪在男人的雙腳之間,同樣一絲不掛。

女的約莫二十多歲,頭綁馬尾,隻有幾根青絲飄在膩白的後頸上,女人肌膚賽雪,雪白渾圓的屁股跟美艷的容貌,紅潤的雙唇,堅挺的乳房如筍的形狀,乳頭呈現粉紅色微微上翹,乳暈像櫻桃般鮮艷欲滴,沈甸甸的雙乳在胸前晃動著,絲毫無贅肉的肚子十分平滑。

跟一般情侶作愛的場景沒啥不同,不同的隻是女的脖子上掛著一個項圈,項圈的前方繫著一條煉子,正握在男人的手裡,女人的雙手手腕上各被套著一個皮革製的黑色拘束具,在雙手的拘束具中間有一條鐵煉子連接,女人那雙筆直的小腿在腳踝的地方一樣被黑色皮革拘束具套著,雙腳之間的鏈子稍長約兩尺多。

「多美麗的身體啊!三年來都沒改變。」男人讚歎著

「開始吧,嫣奴,跟以前一樣。」男人說道。

女子開始俯身向前,用她的溫潤雙唇吻上了男人的唇。

兩人舌頭交纏,激烈的吻著,女人的舌尖進入嘴男人裡時,男人沒有逃避,也用舌尖纏繞,發出啾啾的聲音,吻了約莫七八秒,女的開始用她的雙唇順著男人的下巴,一路往下吻,經過脖子、厚實的胸膛、舌頭繼續在肚臍周邊繞圈,然後向下在男人的陰囊周圍吻了起來。

此時女人已經變成趴著的姿勢,雙唇繼續往下移動經過男人的大腿、小腿,腳跟、腳趾,女人一點一點的舔著男人的腳趾,再慢慢的順著小腿、大腿一路往上舔。

在女人用舌頭舔吻遍男人全身的同時,那豐滿垂在身下的雙乳,也不斷地在男人身上遊移著,女人還不斷的扭動著身體跟屁股,讓她的雙乳在男人身上繞圈圈,一圈又一圈。

隨著女人的動作,男人開始覺得全身酥麻,一股電流傳遍全身,下半身的陽具開始揚然挺立,充血向天。男人嘴裡開始發出「唔……嗯……」的聲音,顯然非常享受女人的舌技服務。

「你的技術越來越好了,嫣奴。」男人喘著氣說著。

女人用舌頭吻遍了男人全身上下之後,開始用雙手捧起男人那昂然向天的陽具,然後用舌頭舔弄了起來,女人從男人的龜頭開始向下舔,舔過男人的陰囊之後,將男人的陰囊放到嘴裡舔弄兩下又吐了出來。

男人繼續發出「唔……嗯……」的呻吟聲,爽極的感覺不斷刺激他的腦門,男人不斷的伸出手在女人身上遊移著,不時捏捏她的雙乳,五隻手指在女人的乳房不斷揉捏著,把女人的乳房揉捏的變形,食指在乳頭上不停打圈。

「啊……不要摸乳頭……」敏感的乳頭受到愛撫,女人的身體如火般灼熱。

女人突然把男人的陽具吞入那溫熱的小嘴之中,頭不住上下動著,開始吸吮男人的陽具,她不斷把男人陽具吞到根部,又吐出來,在吸吮的同時,不住的用舌頭在男人的龜頭舔弄著,此時女人似乎性慾也被挑起,小穴開始濕潤。

隨著女人的舔弄,男人的陽具青筋暴露,不斷抖動,眼裡看著女人性感的裸體,男人忍不住將腰部一下一下地挺起,女人顯然感受到他的興奮,拋出充滿愛欲的嬌媚眼神,同時用手撫弄著他的陰囊,嘴上也加大了吮吸的力度,承受著男人熱情的突刺,在女人舔弄了約四十下之後,女人哀求著:「啊……太好了……給我吧……主人……」

男人開口了,「可以了,坐上來吧,嫣奴。」

女人用媚眼看了男人一眼,把身體往前移動,坐到男人身上,同時把自己已經濕潤的小穴,對準男人那挺立的陽具,慢慢坐了下去,此時男人併攏雙腿仰躺在床上,讓女人騎在身上,身體向下沈。

女人雙膝因跪坐姿勢碰到床單,女人開始搖動那渾圓的屁股,上下規律的做起活塞運動。

「啊……啊……啊……啊……啊……」女人不斷上下運動自己的身體,一邊從嘴裡發出了呻吟聲,兩個豐滿乳房隨著女人上下的活動而規律的晃動著,粉紅色的乳頭已經挺起,乳頭晃動形成了美妙的乳波,刺激著身下男人的雙眼。

男人伸出手,握住女人上下晃動的雙乳,左右搓揉著繞著圓圈。

「你的肉穴夾緊一點,不準掉出來。」男人又命令著。

「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啊……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噢……噢……爽……爽死我了……啊……啊……主人你……你操……操的我很……很舒服啊……啊……噢!啊……啊啊啊……啊……我……我不……不成了啊……啊……噢啊……啊~~~啊……」女人隨著男人雙手的揉捏,又大聲的呻吟了起來。

男人挺起腰部,迎合著身上女人的動作,在他的揉捏挑逗之下,女人敏感的乳頭變的又硬又翹。

男人用手指捏了捏女人那已經充血硬翹的乳頭,用手指彈了彈,女人「啊」的一聲,雙乳更激烈的晃動。

「好美的乳房啊!」男人讚歎著。

此時男人開始拿了兩個曬衣夾,先夾在了女人已經堅硬的左乳頭上。

「啊……」女人被突如其來的劇烈痛楚弄得流下了眼淚,同時停下了原先的動作。

「不準停,繼續動!」男人命令著。

女人隻好含著淚水,滿臉痛苦的表情,皺著眉,繼續地左右搖擺著臀部,男人看了看女人的表情,又把另一個曬衣夾夾到女人的右乳頭,女人又皺了一下眉頭,身體震了一下,額頭開始冒出汗來,臉上漸漸呈現興奮紅潤的樣子。

男人滿意的盯著女人夾著曬衣夾的胸部,開始拍打女人的乳房,「啪」清脆的響聲迴盪在室內,隨著男人的拍打動作,女人的乳房跳動著,白皙的乳肉開始出現紅色的掌印。

「啊………唔……痛啊……」女人痛的叫了出來,男人又拍打了胸部一下,隨著男人不斷加大的力道,女人不斷的嘶吼著,但是仍沒有停下原先的動作,仍上下左右搖動著迎合著男人的抽插,花心不斷被男人的陽具刺激著,快感一陣陣襲來。

「啊……啊……主人你幹的我的小騷穴好爽……真是太好了……啊……」隨著上下的抽插動作女人淫叫著,不住扭動嬌軀。

很快的,女人達到了高潮,臉色開始泛紅,女人的雙腳不住的顫抖著,男人感到女人的淫屄緊縮,開始加快了腰部的上下運動,不久,男人的雞巴也一陣抽蓄,同時一股滾燙的陰精從女人的子宮深處射出,噴在男人的龜頭上,兩個人同時達到高潮,男人覺得龜頭一燙也跟著射了精,濃濃的火熱陽精噴射出來,灌滿女人的紅腫小穴裡。

高潮後的女人趴在男人身上不住的喘息著,本來是緊閉在一起的肉洞,在狂暴的蹂躪下,無助地張開,男人白雪雪膠綢綢的精液滿溢而出,部分流到了女人的大腿內側。

「沒想到我們的清純係花——張嫣玲,居然是如此淫蕩,性交技術這麼好,如果以前那些同學看到了,不知道會多震驚啊!」男人用手拉了手上的鏈子擡起女人的臉羞辱的說著。

「不………不要再說了……主人……羞死人……」女人吞吞吐吐哀求著,男人羞辱的言語使女人覺得羞恥,臉上分不清是高潮的紅暈還是羞紅。

「大家絕對想不到吧……清純係花會被我調教成蕩女……還稱我主人………哈哈……」男人滿意的大笑著,同時伸手扯下了女人乳頭上的曬衣夾。

「啊………痛啊主人……」女人哀叫著,兩顆粉紅的乳頭已經被夾的烏黑腫脹,女人不住的用手搓揉著乳頭。

「你這種女人不能溫柔的對待,要痛你才會爽。」男人說著對女人發出命令:「幫我清理乾淨吧!」

女人聞言順從的把男人因射精而癱軟的陽具放進嘴裡,清理剛剛高潮留下的穢跡,用舌頭把男人龜頭及陽具上殘留的精液舔乾淨。

此時男人拿起了一顆放在床頭櫃上的冰塊,開始用冰塊刺激女人的乳頭,女人忍耐著,接下來男人竟然用手指把冰塊塞進女人菊花中,那種冰冷的感覺冰得女人的雙腿開始顫抖,男人更覺得興奮,在冰塊融化之前,男人又塞進了第二顆冰塊。

「啊……不要啊!好冰……啊……啊………」女人嘴巴離開男人的陽具開始浪叫。

「繼續清理,你忘了規矩嗎?嫣奴,想被罰嗎?」男人瞪著女人同時扯著煉子說著,把陽具湊到女人嘴邊,讓女人繼續清理。

隨著男人的手指抽插,冰塊也在女人的體內翻騰,每當冰塊融化時,男人就再塞入一兩顆新的冰塊,女人嬌喘著,呻吟著,繼續清理著男人的穢跡。

「唔……唔……嗯……嗯……」女人強忍著菊花中的冰塊的冰冷感,嘴巴不敢離開男人的陽具,隻能哼著,身體開始冒汗,屁股不斷扭動,持續幫男人清理著,不久溶化的冰水從女人的菊花溢出溢滿了床單,女人終於忍受不住。

「啊……主人你好壞……要弄壞人家了……」女人幫男人清理完畢之後抗議著。

男人起身下了床,拉了拉手上的鍊子,女人下床跪在床邊。

「趴著!」男人踢著女人肥厚的屁股說著,開始牽著女人走動,女人跟在他身後像狗般四肢著地爬著,菊花裡的冰水不住滴落,順著女人的爬動,在地上形成一條長長的水跡,女人的兩個豐乳垂在身下,隨著爬行的動作,不住的晃動。

「哈哈………清純係花還不是變成我養的一條母狗,當初不知道是誰在我麵前脫光衣服求我跟你交往,說要我好好的幹你的啊?要當我的奴隸的啊?」男人一邊牽著美女犬,一邊仰天大笑著。

像狗一般趴在地上行進的女人,想著那天的情景。

三年前的嫣玲還是一個把那薄薄的膜保存二十三年的處女,但從三年前學長生日的那個夏天夜晚,在學長麵前不知羞恥的分開她的大腿,自願當學長性奴以來,一切都改變了。

************

KTV中,歌聲環繞,燈光搖曳,這天是曾新守的生日,也剛好是畢業典禮後的兩天,學弟妹們幫曾新守慶生。

「學長,生日快樂!」眾人紛紛幫曾新守恭賀。

張嫣玲也到了,這天的張嫣玲,穿了一件連身的牛仔裙,長度大約到膝蓋以上五公分,這件牛仔連身裙是前開襟的,一條長長的拉煉,從領口一直延伸到下擺,張嫣玲腳上穿著一雙併不是很高根的尖頭女鞋,那樣的靈氣,其實從進大學開始就是眾人愛慕的對象,每個男生都想一親芳澤,張嫣玲都婉拒了。

音樂甫落,主持人開始說:「大家把給學長的禮物當麵拿給學長。」

隻見同學魚貫向前把自己準備的禮物拿給曾新手,輪到張嫣玲了,她兩手空空,害羞的站到曾新守麵前。

「學長……人家出門匆忙,把給學長的禮物忘了在家,不好意思喔。」張嫣玲用那如銀鈴般的聲音說著。

「沒關係……我不介意,你出席就是我的光榮。」曾新守笑著,眾人公認的清純係花,來參加他的生日聚會,他已經十分高興。

生日聚會結束,曾新守回到了自己租房子的地方,那是一棟公寓的頂樓隔間分租給學生,「扣扣扣」敲門聲迴盪著。

「奇怪,誰來找我?」曾新守納悶著,打開房門一看,張嫣玲正站在門口,還是剛剛那身裝扮。

「嫣玲,有事嗎?」曾新守問道。

「學長……我給學長送生日禮物來。」嫣玲開口說道。

「不用啦!還特意送來給我,不好意思。」曾新守搔了搔頭,卻覺得奇怪,張嫣玲兩手空空,沒看到禮物啊。

「你要送啥禮物給我啊?」曾新守上下打量嫣玲,不解的問著。

嫣玲看了看其他兩個房間似乎沒人,將手伸到胸前迅雷不及掩耳的拉下她的連身牛仔長裙的拉煉,用很快的速度拉到底,雙手將衣服拉開至肩膀旁雙手一伸直,刷一聲衣服就掉在地上,而衣服裡麵竟然什麼都沒穿,原來她剛剛在慶生會就是穿這樣。

「這就是給學長的禮物,希望學長喜歡。」張嫣玲開口說著。

曾新守獃獃地望身前這潔白赤裸的女體,呆了在當場,眾人夢寐以求的係花學妹,居然一絲不掛站在他的身前,雙乳及那兩腿間的倒三角型黑色神秘地帶,及平滑沒有贅肉的腹部一覽無疑的暴露在曾新守的目光下。

從正麵看,那種淫靡簡直叫曾新守受不了,嫣玲的豐乳上一點淺紅,那兩棵櫻桃翹得老高……哦,新守的小弟弟猛的彈得老高,頂到胯襠疼痛無比,他嚥了嚥口水,「你……你……這……這……」新守開始結結巴巴起來。

「人家心儀學長很久了……可是學長一直沒有表白過,人家也沒機會跟學長表白,學長要畢業了,人家趁這個機會跟學長表白。」嫣玲那銀鈴般的聲音從她口裡吐出來。

「這……這……」第一次有女子如此主動的表白,曾新守不知如何回應。

嫣玲又開口了,「學長不喜歡人家嗎?」

「喜……喜歡,但……為何是我?」此時的曾新守已經滿頭大汗。

張嫣玲也許是想到了什麼,她不敢看曾新守,把眼睛瞄到一邊去,臉上紅通通的,火辣辣的,那模樣真可愛,又囁嚅地低喃著:「明天上午的課,我已經不打算去上了。我隻想和你在一起,讓你幹我,幹我一個晚上,當做給學長的生日禮物啊,學長,我是不是很賤啊?!」

「不……不……你美的跟女神一般。」曾新守好不容易才吐出這句。

隻是,那句話張嫣玲,說得很費勁,一共中斷了三次,才能說完,看來,她隻是想表明,她的心裡是多麼的喜歡曾新守,是多麼的想和新守呆在一起。

她的眼瞼下垂著,聲音更低,心跳也加快了,臉上出現紅暈如蘋果一般,微微喘著氣,「我……我……我喜歡學長,希望學長跟我交往,學長願意接受這個禮物嗎?」

「這……這……」曾新守還沒回過神來。

「我可以答應學長的任何要求,就算是變態的要求我都願意接受,隻要學長答應跟我交往,就算做『性奴隸』我都無所謂,我要當學長的性奴,隻要學長跟我交往,我任何事都願意做。」張嫣玲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說出這句話。

靜!週遭一遍靜寂,靜得沒有聲音,靜得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聽的到聲音。

「你……開玩笑嗎?」曾新守聽到張嫣玲願意當他的性奴,直覺以為她是開玩笑,但看她的樣子低著頭、垂著眉,根本不敢再看曾新守一眼,好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女孩一般,也不像開玩笑的樣子。

擁有如此美麗的性奴,眾人稱羨的係花,是每個男人暗地裡幻想過無數次的事情,曾新守開始覺得不明白,她是個怎樣的女孩。

「學長……人家不是開玩笑!」張嫣玲的樣子很窘迫,很不安,她偷偷地看曾新守一眼,然後又飛快地把眼睛瞥開。

曾新守伸出手來,扶著張嫣玲的下巴,把她那美麗動人的臉龐擡了起來直視自己,「我答應你跟你交往。」曾新守說出這句話。

嫣玲臉上綻開笑靨,「謝謝學長。」

「當性奴要有自覺的,我要看看你適不適合當一個稱職的性奴,」曾新守說著開始命令嫣玲,「蹲下,雙腳左右分開越大越好,拿你的雙手背在身後。」

張嫣玲聽到曾新守的話,遲疑了一下,由於還有別的住戶在同一層樓租房子住,隨時都可能回來,在走廊上的張嫣玲那赤裸的身體隨時可能曝光。

「不要在這裡,可能會被看到,請學長把房門關起來,在房門理隨便學長,拜託不要在這。」張嫣玲全身顫抖,對新守說著,害怕曝光以後無法作人,嫣玲抗拒著。

「你不是說任何變態的事都願意做嗎?要當性奴,這麼簡單嗎?放心他們暫時不會回來,我不會讓你曝光的。」曾新守語氣嚴厲的說著,張嫣玲隻好點了點頭,蹲下了身體,打開她的雙腳,擡起頭看著曾新守,兩頰羞的緋紅。

曾新守伸手解下了自己褲頭上的皮帶,揚了揚皮帶,向張嫣玲的乳房抽去,「啪」的一聲皮帶重重打在嫣玲的乳頭上。

「啊……痛啊……」嫣玲痛的大叫,眼睛泛出淚光,兩顆雪白的乳房上同時出現了紅色的鞭痕,那一定使她痛死了,鬥大的淚水由她緊閉的睫毛下湧出,原來背在背後的雙手,覆蓋住那被鞭打過的乳房不住搓揉。

「啪」曾新守又是一鞭,打在嫣玲揉著乳房的雙手,「手拿開,不可以遮,不能叫,不能哭!」

張嫣玲怯生生拿開了雙手,皮帶也「啪啪」的落在她的乳房上。

每次皮帶落下後,總是在她雪白的乳房上留下紅色的痕跡,而且扮隨著她的嗚鳴聲,原本白晰的乳房上佈滿了鞭痕,張嫣玲咬著牙忍耐著,臉上掩不住痛苦的表情,強忍不敢出聲,一個原本高傲而尊貴的女人,此刻正蹲在身前,赤裸著身體,新守心理揚起一股幸福的感覺。

此時,樓梯上傳來上樓梯的腳步聲及談話聲,腳步聲越來越近,聽說話聲好像是隔壁房的。

「糟……有人回來了!」曾新守一個箭步後退同時把嫣玲拉進門內,拉上房門,右腳一掃把地上的嫣玲的牛仔裙也掃了進門。

就在那天,嫣玲自願獻出了一切,處女、貞潔、甚至幫新守口交這種她之前想也沒想過的事情,那天晚上,嫣玲跪著在「性奴誓約書」上用陰唇羞恥的印下印記以來。

************

又過了幾個月,在這幾個月當中,被捆綁、鞭打、滴蠟油、在淫蕩的肉穴及屁眼當中被塞入過各式各樣的東西、被各種性道具玩弄嫣玲的身體,嫣玲深愛著這樣的模式,肉體變得比以前更敏感,慾望也變得強烈,常常期待著各式的淩虐與插入,在新守的調教下,嫣玲徹底墮落了。

新守將她徹底的調教,開發她的深層的性慾。

幾個月以後,新守開始要她在眾人的麵前暴露,常常新守特意帶嫣玲去搭公車,不許嫣玲穿內褲跟胸罩,特別是夏天要嫣玲穿短的不能再短的短裙,及穿著細肩帶的男用背心,這樣光是衣服走光的危機感就夠令人戰戰兢兢了。

尤其像嫣玲從小到大,家裡的長輩就會一再叮嚀穿衣服要得體大方,不要輕挑低俗,現在這樣的衣著已經是完全打破了嫣玲對於衣服的認知。

這樣的裝扮,隻要嫣玲身體一動,其他人可以輕易的從背心的袖口看到嫣玲赤裸的,雪白豐滿的胸部及那粉紅色的櫻桃般乳頭或是看到嫣玲那沒穿內褲的下體及黑色的陰毛,白皙的屁股。

每次嫣玲都感到公車上有無數的火熱眼睛看著嫣玲,一開始嫣玲羞的無地自容,但是跟他到車上,接受新守的羞辱,以及眾人的視姦,慢慢嫣玲的已經習慣了,也感到了那種危險的快感。

有一次車上人很少,新守就把嫣玲帶到最後一排座位上,讓嫣玲分開腿騎坐在他的腿上,由於穿著短裙,又沒穿內褲,嫣玲的陰部被自然的分開,雖然嫣玲不太情願,但已經習慣暴露的嫣玲下體馬上感到淌出很多水來,不自覺的趴到新守的身上。

新守將一雙大手整個覆蓋嫣玲的陰部,盡情的揉搓,然後手指進入嫣玲的陰道,車子的上下震盪,嫣玲的淫液噴了出來,另一隻手從背心的縫隙搓揉著嫣玲那已經高高挺起的乳房。

「唔……唔……」嫣玲忍著。

這時,車上的人好像能夠聽到嫣玲那忍耐而壓製的呻吟聲,有的回頭偷看,竊竊私語著,嫣玲卻已經不顧這些,盡情享受新守的手指戲弄,那次甚至嫣玲忍受不住,最後掏出了新守的大陽具,放進了那已經濕淋淋的小穴,上下活動著屁股,在公車上就做了起來,被新守用肉棒狠狠的插著。

眾人麵前做愛的禁忌,讓嫣玲的羞恥混合著快感,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

肛門傳來的感覺讓嫣玲從甜美的回憶中回過神來。

「嫣奴,將屁股翹起來!」新守命令著。

嫣玲將屁股翹得高高的。

新守正拿著注射用的針筒,將浣腸液灌入嫣玲的肛門中,一下子灌入了200cc,新守用肛門塞將嫣玲的肛門塞了起來。

「站起來,嫣奴!」

肛門中便意一點一點湧上來,嫣玲強忍不適慢慢站了起來,新守拿出一條白色的綿繩,在嫣玲股間捆綁起來,繩子緊緊穿過下體,將陰唇左右分開,又拿出另一條繩子,將嫣玲的乳房上下緊緊捆綁。

嫣玲引以為傲的雪白肉體,遭受到了綿繩的淩虐,豐滿的乳房成了捆縛的焦點,深深陷入肌膚的繩索,摩擦出一道道紅色的傷痕。

新守又拿了兩個金黃色的乳夾夾在了嫣玲被捆綁變形的雙乳上,下體傳來的便意及乳夾夾住乳頭的痛感讓嫣玲幾乎站不住,鬥大的汗珠從額頭低了下來。

「啊………太過分了!」嫣玲心中想著。

「這樣忍著直到我同意你去上廁所,否則就要處罰。」新守拿了一件白色透明的雨衣,給嫣玲穿上,然後拉拉嫣玲脖子上項圈連接的狗煉,「時間到了,我們走啦!」

嫣玲吃力的挪動腳步,被新守拉到房門外,新守拿出原來插在門口的門卡,下了樓梯,牽嫣玲上了車,打開車庫的門開車出去。

經過汽車旅館的櫃台歸還門卡時,新守故意把車窗大大拉下,讓隻穿一件白色透明雨衣的嫣玲的裸身暴露在櫃台小姐眼前,但是,令嫣玲覺得羞恥的是,脖子上的紅色項圈以及被裸身咬住的繩子,如果仔細一瞧,還可以看到透明雨衣裡緊緊捆綁的繩子使胸部更為凸顯的景象及粉紅乳尖那金色的乳夾。

看到嫣玲這樣怪異的打扮,雖然汽車旅館偷情男女很多,很多女性也穿著火辣性感,甚至幫男性邊吹著喇叭男性邊開車進來的景象都看過,就但是這樣打扮的女性,櫃台小姐還沒看過,不禁多瞧了幾眼,同時暗罵了一小聲「死變態」!

櫃台小姐所投注過來充滿好奇的視線及話語,直令嫣玲真想要找個地洞鑽進去,隻是,剛才非常強烈的便意,竟如同退潮般地消失無蹤,但是,那終究隻是暫時地停止,根本不知何時又會湧現更大的波浪。

颱風天,窗外風強雨驟,路上幾乎沒有人車,行人也都躲在家裡,否則嫣玲這幾乎全裸的淫辱裝束,不知會引起多少機車騎士的騷動,引發多少車禍。

嫣玲坐在車上,肚子不斷的翻騰著,嫣玲皺著眉忍著,希望能忍到家,但隨即,腦海襲擊而來的強烈便意波浪使得嫣玲顫抖了起來,她開始出聲哀求著:「主人……嫣奴受不了了……嫣奴想要大便!」

雖然現在是在大街上,離家裡還有相當的距離,嫣玲已經被強烈的便意弄得失去了理智,新守將車子停在路邊,下車將嫣玲拉了出來。

此時嫣玲連站都站不穩了,搖搖晃晃的被新守用煉子拉著走進路邊的兩間房子之間的小巷子,乳頭上的乳夾微微顫抖著,搖搖晃晃地走了數步,就沒有再往前走了。

「啊嗚……嗚呼……噢嗚嗚……」嫣玲按捺不住,不斷地發出啜泣般的甜美聲音,無意間,乳夾夾在乳頭的強烈的疼痛及便意襲擊而來,雨水打濕了嫣玲的臉龐,臉上已經分不出是淚水、汗水還是雨水。

「就在這邊排洩吧,嫣奴!」新守命令著,嫣玲搖了搖頭,「在街上排洩,太羞了。」她想著,但是,即使是有著強烈意誌及自尊,要剋製住生理的需求是不可能的。

嫣玲已經受不了了,隻好當場蹲下來,新守把嫣玲身上僅有的雨衣脫掉,把繫在嫣玲股間的白色棉繩取下,嫣玲顧不得自己赤裸身體在戶外,大大的分開雙腿,眼睛閉上,全身發抖。

「啊啊啊……」嫣玲發出了充滿甜美和悲傷的聲音,終於在屁股上用力,塞住肛門的肛門塞噴了出來,彈的老遠,金黃色的糞便噴灑了一地。

「真不知羞恥啊!嫣奴,在大街上的巷子裡就排洩出來。」曾新守嘲笑著嫣玲。

「不要……再……再……羞辱……嫣奴了……主人……」嫣玲喘著氣顫抖語氣懇求著,大量的穢物不住從嫣玲的肛門噴射而出,落了一地。

「啊啊啊……呼呼……」嫣玲喘息著呻吟,左邊隔壁的燈突然亮了,也似乎聽見女人講話的聲音。

隔壁的人家大概有人覺得颱風天外頭怎麼有奇怪的聲音,走近了窗子,可能想開窗查看,嫣玲非常緊張,全身僵硬著,一股奇怪的性感竟衝向腦門,全身高潮的抖起來。

「不好!要被看到了!」嫣玲想著,想趕快起身離開,但是腳一軟,雙腳已經強烈的抖動而無法使力,此時隔壁人家的窗戶「刷」的一聲打開了!

嫣玲心想完了,自己這身全裸被繩子捆綁在戶外公然排洩的樣子要被人看見了,腦門一陣空白,隻感到主人攔腰將自己抱起,幾個箭步,已經來到車上。

由於剛才的刺激太大,嫣玲不住趴在椅子上大聲地喘息,經過那一陣強烈的痙攣,嫣玲整個人有一種完全洩氣的感覺,雙腿軟弱無力,連站都快站不住,嫣玲終於明白男人射完精後那種腳軟的感覺。高潮消耗太多的力氣,隻覺得腦袋缺氧,整個人幾乎暈眩。

在新守抱起嫣玲往前奔的同時,身後傳來,「奇怪!那是什麼怪聲音?是不是小偷啊?」一個太太大聲地在窗邊對屋內的人說。

「幸好沒有被看到,不然太羞人了,沒法做人了。」嫣玲想著。

「你剛剛好像是非常享受嗎?嫣奴,公然排洩的刺不刺激呢?」新守看著嫣玲充滿汗水及顫抖的容貌。

「剛才真是非常地刺激呢!幸好主人動作快,不然丟臉死。」嫣玲喘氣回答著。

「過了一周就是同學會了,我要讓大家看看變成性奴的嫣玲,看看我的調教成果,大家大概會嚇得合不攏嘴吧,過兩天,再幫嫣奴穿個乳環吧。」曾新守想著,踩下油門,絕塵而去。

************

同學會場,福X大飯店,大學畢業三年來的第一次聚會,許多人都來了。

「有人知道嫣玲的消息嗎?」一個同學問著。

「沒有,她畢業之後就好像斷了線的風箏人間蒸發了。」另一個嫣玲以前的死黨說著。

「她的手機都打不通,聽說換號碼了都聯絡不到她。」同學回應著。

「她也從她家裡搬出來了,打去問她的爸媽,也都不知道她去哪裡了,不知道她的電話,隻有她會跟家裡聯絡,她家人聯絡不到她,蠻神秘的。」主辦人說著。

「好久不見啊!」同學相見彼此打著招呼聊著天,談笑著。

他們正說著,一對男女走了進來。

那女的頭頸上戴著紅色項圈,項圈前麵有個銀色煉子被男人拉著,女人穿著細肩帶藍色的男用背心,淺藍色的迷你裙,短到膝上至少二十公分以上,僅能在站立時剛好蓋住臀部的短裙,至於腳上則是一雙十公分高的細跟高跟涼鞋,涼鞋上方用細細的帶子繫著,一直延伸到膝蓋。

男女走到同學會的報到處。

「請問,這是不是F大的同學會?」女人彎下身用銀鈴般的聲音說著。

那女人一彎身,眾人的目光不由全部集中在她那具成熟的軀體上,女的沒有帶胸罩,彎下身隨著背心的領口下垂,那對豐滿的豪乳,垂在身下,女子兩個乳頭各穿了一對乳環,中間用一條金色的鏈子連在一起,使得四周的男女同學也不由立時嘩然。

「看……那個是不是張嫣玲?!」一個同學叫了出來,眾人目光都投射了過去。

「可是,嫣玲怎麼會穿這樣啊?她不是很清純嗎?」又有同學叫了出來。

「對啊……那個是嫣玲,旁邊那個男的是曾新守學長吧,她們倆怎麼會在一起?嫣玲怎麼又打扮的這樣?」同學又叫了出來。

「不要再看她們了,新守學長還在摸她的奶啊,好噁心啊。」女同學紛紛摀著臉不敢看。

新守學長的手伸入了背心的隙縫,摸上了嫣玲的豐滿乳房,彈著她那粉紅色的如櫻桃般鮮艷的乳尖,先是一圈圈輕輕的揉,忽然之間新守學長用力拉了她的乳環上的鏈子,這不經意的疼痛,使嫣玲「啊」的一聲叫了出來,渾身顫抖著。

「天啊,你有沒有看到嫣玲的光禿禿的屁股?」一個同學又叫了出來,嫣玲的動作讓她那超短的裙子向上飛揚,沒穿內褲的渾圓屁股露了出來。

「哇………她居然連內褲都沒穿!」又一個同學叫了出來。

「天啊,她還戴著乳環啊!還掛著項圈,真沒想到,她這麼變態!」同學每個人都驚呆了,每個人都發出了驚歎的聲音。

「你看,她乳頭有穿洞,帶乳環應該很痛吧。」同學目瞪口呆,所有的男生小弟弟都高高挺起,女生的眼神則充滿了鄙夷、不屑。

「沒想到張嫣玲這麼變態,她應該有暴露狂吧。」一個女同學不屑的說著。

「看看那種行為,你能相信嗎,這是我們認識的張嫣玲嗎?」又一個男生附和著。

所有人印象中的清純係花,男人夢寐以求的女神,居然類似母狗般的穿著打扮,被學長用煉子牽著出現,對所有人都是莫大的衝擊。

「原來張嫣玲喜歡被虐待,早知道以前在學校就這樣對她。」一個男同學惋惜的說著。

「嫣奴,轉過身來,讓同學看看你。」曾新守命令著,一把把細肩帶背心往兩邊一拉,嫣玲的上半身赤裸。

嫣玲轉過身來的時候,自然也看到了她的同學。雖然已經習慣了在陌生人前暴露身體,但看到熟人,她還是覺得有點羞,下意識的把手擋在了胸前。

「嫣奴,誰讓你擋著的,我不是說過,今天碰到任何人不準擋嗎?隨時要把你美麗的胸部展露在眾人之前嗎?」新守惡狠狠的扯了煉子一下,用嚴厲語氣命令著嫣玲隻好乖乖把手放下來。

嫣玲的同學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這幅畫麵,不敢想像清純的係花張嫣玲怎麼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做這麼淫穢的事。

「嫣奴,蹲下,張開你的雙腿!」曾新守又下著命令,嫣玲那姣好的臉龐通紅,全身不住顫抖,遲疑著:「這是主人的命令,你還不做嗎?」新守又拉著嫣玲乳環上的鏈子。

「痛啊,主人……我……我做……」嫣玲眼角泛出淚光回答著,乳頭被拉扯的痛楚使嫣玲無奈的歎了口氣,蹲下身子,左右張開她的雙腳,低著頭用淫蕩的姿態麵對她的同學。

「嘩……嘖嘖……」同學又是一陣驚呼,原來嫣玲雙腳打開之後,她的恥丘因長年性交紅腫外翻,陰唇及陰蒂大大暴露在眾人眼前,在已經被剃光的陰毛的白淨陰部,更用奇異筆寫上了「淫犬—張嫣玲」幾個字,她已經不再是當初的嫣玲了,無論身體、心裡都一樣,她完全的成了性奴。

「你要說什麼?嫣奴。」曾新守拉扯著煉子把嫣玲的頭拉的擡了起來。

「我……張嫣玲……主人……的……變態……性奴隸……露出狂,從…今…以…後,我……沒有……名字……叫做……嫣奴……請大家……好好……欣賞我的……變態的……身體……」嫣玲似乎放棄了世上的一切,斷斷續續的說著,但是說這些淫蕩話語的同時,被眾人視姦的張嫣玲卻感覺到下身傳來一陣陣刺激,變態的性慾又被挑起。

「看吧……盡情欣賞我吧。」張嫣玲心理想著,開始無恥的扭動著那誘人的屁股。

此時曾新守開口說了,「這是我們的係花張嫣玲,她本身是……變態的……的性奴隸,她喜歡被虐待,喜歡暴露自己的身體,以往一直假扮正經瞞騙大家,我把她調教,開發她的本性,把她的真麵目公開。」

聽了新守的話語,想著自己無恥的姿勢,裸身暴露在同學的麵前,無論如何日後都不可能再跟同學見麵,在同學麵前也不可能擡起頭,什麼係花,早就不見了,自己現在隻是一條變態的母狗,想到這,嫣玲徹底的覺悟,放開了自己的過去的一切,全心全意地當起一隻真真正正的母狗。


本贴最早由:人人碰_人人操_人人干_人人看_人人日_人人搞_人人摸-在线视频 -- www.hs666666.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人人碰_人人操_人人干_人人看_人人日_人人搞_人人摸-在线视频] 版权所有 © 2017-2018 [联系方式: @gmail.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