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慶賀女上司


我在约定的时间到了瑞开房的旅馆,她早已在那里了。她蓬松著长发,穿着一件浅蓝色的吊带裙,裙子也不长,很紧身,丰满的乳房半隐半现,显得性感十足。她给我开了门。

“人来了吗?”我问道。

“成贵来了,刚刚洗完澡。”瑞说著,搂着我的腰一起走进了房。我脱掉鞋,光脚走在地毯上。一进里屋,就看见成贵正光着身在穿衣。她的个子不高,但没有中年女人的发胖身材,一对乳房丰满,在微微地晃动,她见我们进来,问道:

“我该穿什么?”“穿容易脱的。”瑞笑着说。

“去你的。”成贵白了她一眼。我插嘴道:“没错,穿性感的,要不然怎么调逗肖太婆。?”肖太婆就是我们的女上司,有40多岁,这次她又被委任为公司一把手,我们是来为她庆贺的。成贵点点头,拿起她的小乳罩带上,我走过去帮她系扣,一边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讨厌。”她娇媚地横了我一眼,一边拿过三角裤穿上。她的三角裤很小,只有一条细线遮住她的肉缝,整个白屁股都露著,更显迷人,然后,她又穿上一件短裙和一件露腰的短T恤。我正看得入迷,瑞对我说:“你们在这等著,我去洗澡。”我一听忙说:“我也想洗,洗鸳鸯澡吧。”瑞笑着拧了我一把:“就你贫,来吧。”说完,向浴室走去。我忙脱掉长裤,跟了过去。

一进门。瑞就脱掉了吊带裙,露出了里面红色的内衣裤。她的身材丰满,皮肤白晰,腰身很细,显得乳房和屁股很大,让我一看,鸡巴就硬挺了起来。我走到瑞的身边,一手搂住她,一边扯下她的胸罩,瑞没有反抗,她把身子靠在我的身上,头枕在我的肩上,一只手轻搭在自己的肩上,一只手伸进了我的内裤,握住了我的鸡巴。

我一手捏着她的大奶,一手伸进她的三角裤,摸她的屄,毛绒绒,软绵绵,瑞轻轻哼了一声,用劲捏了我的鸡巴一下,我一低头,在她的秀唇上吻了起来。

我们亲了一会,瑞慢慢地脱离了我的唇说:“好了,先洗澡吧。”说完,身体一扭,挣脱了我的搂抱,走到喷头前,弯腰脱掉红色的小三角裤,扔向我,我一把抓住,觉得有点湿。我夸张地亲了一下,逗得瑞哈哈笑了起来。我忙脱掉自己的短裤,晃动着大鸡巴,走到了她的面前。

瑞那起喷头,调好水温,在身上喷著水,我拿过乳液,倒在手上,抹匀了,往她的背上抹去,慢慢地滑到她的胸前,抹到了她的双乳上。她的乳头很小,由于没有奶过孩子,所以乳房没有下垂,很硬挺,摸著很舒服。瑞靠在我的胸前,扭头和我亲吻,她的屁股压着我的鸡巴,轻轻地磨擦著。

我一只手捏着她的乳房,一只手又摸到了她的胯间,在她的阴唇上摸著。瑞忍不住笑了,偷偷地把喷头的水调到凉水,身体一晃,把水浇到了我的身上,我:“啊”的一声叫了起来,瑞哈哈笑着,两个乳房乱晃。我拿过喷头,放在一边,一把搂住她说:“好姐姐,让我干一下,你看我的鸡巴都硬了。”瑞娇声地嗯了一声,我把硬挺地鸡巴塞进了她的屄里,双手抱紧她的屁股,很劲地抽送起来。

瑞也娇吟地哼著,我正插得带劲,成贵走了进来,她见我们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真会抓时间玩,快点,他们来了。”说完,走过来在我两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走了出去。瑞伸手拍了拍我的脸:“先到这吧,宝贝!”说完,在我的唇上亲了亲,还把我的舌含在嘴里吮吸了一会,我恋恋不舍地把鸡巴从她的屄里拔了出来,鸡巴上沾了她的淫液,亮晶晶的,瑞拿过喷头,另一只手托着我的鸡巴,一边揉着,一边用水冲洗,我一只手摸着她的背,一只手摸她的奶,很快,我们都洗干净了。

我们互相擦干净,我很快地穿上衬衫和短裤,还想再找长裤时,瑞说:“行了,就这样。”说著,拿起她的小红三角裤,那是边上系绳的小内裤,让我帮她系好,然后,带上乳罩,穿上吊带裙,我们两搂着一边亲嘴,一边走进房。在屋里,成贵正在收拾,见我们的亲热劲,笑着说:“看你这样,小飞呀,你还要留点劲头,让肖头乐一乐,呆会看你怎么把她衣服脱了。”我和瑞松开,我一屁股坐在她身边说:“脱她衣服还不好办,只要你们两配合好,我们在一旁起哄,保证能把她脱光。”我还是有点担心,毕竟这不是闹著玩的。成贵和瑞都笑了:“瞧你这点出息。”瑞说:“放心,这还是她提出来的,你是她点名要来的,就看你的本事了。”“那就没问题了。”我把手放在成贵的肩上:“我还是最想脱你两的衣服。”“去!”成贵打了我一下:“我的衣服不用你脱。”话刚说到这,就听见门铃响,“来了。”瑞忙去开门。我说:“我来给她个惊喜。”说完,就走进了里屋。门一开,肖焰在我的死党士心和光军的陪伴下,说笑着走了进来。一进门,士心就嚷道:“真他妈的热,我要冲凉。”光军接跟着说:“我也去。”说完,两人一边脱衣服,一边往浴室里走去。

肖焰也说著热,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瑞连忙递给她一杯饮料,肖焰接过来,一口喝干,才喘了一口气。她四下里一看:“咦?小飞还没来?”成贵和瑞笑着。

没有回答,这时,我悄悄走到她后面,伸手蒙住了她的眼睛。肖焰哼了一声,伸手在我的手臂上拧了一把:“小坏蛋,知道是你,快滚过来。”我哈哈笑着,松开手,顺势扑在她的肩上:“怎么样?还是我心诚吧?在这等你老半天了。”“诚个屁!要是诚就应该去接我。”“有两大金钢接你还不够?”我说著,坐到了沙发的扶手上,搂着她的肩,肖焰见我只穿着短裤,微微笑了一下,用手在我的大腿上摸著,还不时碰碰我的鸡巴,我只当作没在意,对她说:“你不是说热吗?怎么还穿得这么整齐?来,脱掉!”说完,我就把她脱掉上衣。

肖焰没拒绝,上衣一脱,里面穿着一件很小的T恤,领口也很低,把乳房勒得很紧,显出了一道迷人的乳沟。我刚想说几句调戏的话,不想成贵倒了两杯酒递给我们说:“来,先为肖头庆贺一杯。”说完,和瑞举起杯,一口喝干。肖焰刚要喝,被我拦住:“这么喝有什么意思?我们来个特别的。”肖焰亲呢地打了我一下:“好今天就听你的。”我拿过她的酒杯说:“这酒比交杯酒喝得还有意思。”说完,我举起杯,喝了一口。

肖焰不解地看着我。刚要开口,我一把抱住她,一低头,把嘴摁在她的嘴上,肖焰嗯了一声,两手搂住了我的脖子,嘴唇微张,把我喂她的酒都咽了下去。瑞和成贵在一旁哄然叫好,我喂完了酒,肖焰还没有松开我,嘴还在贪婪地吻着我,我轻巧地把舌头伸进她的嘴巴里,肖焰含住了它,不停地吮吸著,喉咙咕咕作响,连同我的唾液,全都吞咽下去。

我的手在她的胸前摸索著,慢慢地移到了她的奶子上,她的奶子不大,因为呼吸急促,乳房开始硬挺,连奶头都能感觉得到。我正摸得带劲,耳边听见一阵说笑声,我停止了和肖焰亲嘴,扭头一看,只见士心和光军一起走了出来,人高马大的士心竟然光着身体,黑黝黝的鸡巴晃荡著,全不在意。光军也只穿了条三角裤,和士心在一起,他显得白净和瘦小。

两人笑呵呵地走过来,光军一屁股坐在肖焰的旁边,一只手放肆地在她的腿上摸著:“头。今天怎么为你庆贺?我这样还行吧?”光军也坐在了成贵的旁边。

我一见,顺势溜到瑞的身边坐下来。肖焰笑着说:“那要看你们怎么表现了。”一边说著,一边把手放在士心的鸡巴上。

士心拍马屁道:“那没说的,我一人就能伺候好你。”说完,一把搂住她的腰,一只手伸进T恤里。成贵在一旁说:“你也不怕麻烦,还不帮头把衣服脱了。”士心笑着在肖焰的脸上亲了一口:“那当然是我来代劳了。”说完,就要脱她的衣服。

“等等。”我忙说到:“这样脱有什么情调?我有个主意。”我看了他们一眼,说道:“我们哥三个来当护花使者,猜硬币的正反面,错了不但要脱衣服,还要接受惩罚,怎么样?”“就你点子多。”瑞拧了我一把:“但士心已经脱了呀。”“这好办,我们也脱了。”说完,我和光军就站起来,把衣服脱了。成贵挨着光军,光军也没客气,伸手就把她搂住了,两人嘻嘻哈哈地笑着,瑞弹了弹我的鸡巴,说:“谁先猜?”士心说:“我来猜。”我拿起桌上的硬币,在桌上转了起来,等它停稳,一把盖住,士心想都没想:“字。”我挪开手,却是图案。

肖焰娇嗔地打了他一下:“讨厌,你是不是故意的?”“哪能呀!运气不好。”士心嬉皮笑脸地说,“快脱吧。”我在一旁催道:“我们还想看呢。”士心笑着脱掉她的T恤,一件浅黄色的乳罩紧紧地贴着她的胸乳,士心伸手解开了乳罩的扣,把它丢到一边,然后握住了她的乳房。

“还有下面呀。”我们一起喊道。士心哈哈笑着,蹲下来,把肖焰的短裙和内裤脱了,这样,肖焰光着身子坐在那里,见我们都看着她,她有点不好意思,忙用手掩住她的下面。士心忙用把她的手拿开,让我们看她水汪汪的屄。我和光军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光军伸手捏住了她的一只乳房,我则身子一挺,鸡巴送到了她的咀前说:“现在的惩罚是含着鸡巴。”肖焰的眼光有些迷离,呼吸也有些急促,她从没经过这种阵势,三个男人围着她,她两手握著士心和光军的鸡巴,两人则玩弄着她的乳房和屄,我的鸡巴晃在她的眼前,她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

我伸手摁住了她的头,把鸡巴在她的脸上拍打着,肖焰嘴里嗯嗯地叫着,任我摆布。我把鸡巴凑近她的嘴边,肖焰没有回避,用嘴唇碰了碰,我顺势把鸡巴塞进了她的嘴里。

粗大的鸡巴把她的嘴塞得满满的,她只能发出哼哼的声音。光军和士心分别抓住她的两只手,放在他们的鸡巴上,肖焰一抓住这两条鸡巴,就不肯放手了,两人伏下身去,一人含住一个奶头,轻轻的啄吸著,不时发出吱吱的声音,肖焰兴奋地发抖,她吐出我的鸡巴,喘息著说:“你──你们三──三个坏蛋──。 ”话说了一半,我屁股一挺,又把鸡巴送进了她的嘴里。

这时,士心的一只手已经扣进了她的屄里,在那湿漉漉的黑洞里不时地抽送著,而光军则用劲捏着她的乳房,在我们三人的调理下,肖焰整个人都瘫软了,要不是光军和士心在旁边架著,她只怕要倒在沙发上了。我们正玩得起劲,我屁股上挨了一巴掌,回头一看,只见瑞站在身边说:“还没够呀?让我们干看着?

再来!”我从肖焰嘴里抽出鸡巴,在她的脸上打了几下,然后,搂着瑞坐到沙发上,光军也松开肖焰,坐回到成贵身旁,在她脸上讨好地亲了一下,成贵笑吟吟地摸着他地鸡巴,和他亲著嘴。瑞急催着我快开始,我踢了正在摸成贵乳房的光军一下:“该你了。”说完,把硬币扣在桌上,光军还没等硬币停止转动,就说:“字。”我一看,是图案:“你也没运气,该罚了。”一旁的成贵拧了他一把说:“这次没你的好果子吃,要罚一起罚。”“没问题。”光军说著就解成贵的衣扣。三下五除二,成贵就被扒光了。光军刚要摸她晃动的乳房,瑞接口说:“先别急,你还没受罚呢?”“对!”缓过来的肖焰说道:“刚才你这坏小子捏得那么重,成贵,给我报仇,给这小坏蛋泻火,帮他打手枪,看他能挺多久。”成贵笑着点点头:“谁让你得罪头,来受罚吧。”说完,伏身对着他,一手托著光军得卵蛋,一手握着他的鸡巴,开始给他打手枪。刚开始的时候,成贵的手还很轻柔,她的手轻轻捏著光军的卵蛋,另一只手套弄着他的鸡巴,身子伏在他的身上,一对大乳压在他的胸前,光军很舒服地斜靠在沙法上,鸡巴因套弄而直竖着,龟头被刺激得发亮,他一只手摸著成贵的肩,一只手去捏她的奶头,两人还不时地亲一个响嘴,弄了一会,肖焰看不下去了:“别这么轻拿轻放了,成贵,用点劲,让他的鸡巴放炮。”成贵听了,笑了起来,手上的劲也大了起来,这下,光军不由得哼出了声,不知道是难受还是舒服。我和瑞不由得笑了起来,瑞握住我的鸡巴,我隔着衣服摸她的奶,不时地亲一下,士心和肖焰一边看,一边调笑着,成贵捏了半天的鸡巴,见光军没有什么大动静,于是跪起来,把他的鸡巴竖着,用劲抚弄,她的两只奶也在晃动着,光军伸手去捏她的两个硬篷篷的奶头,我看着成贵的大屁股,雪白粉嫩,一撮黑毛从胯间直扑小屁眼,我忍不住伸手去摸了一把,成贵撒娇地叫了一声,瑞故意装出吃醋的样子打了我一下。

而光军则一把抱住了成贵的腰,成贵一低头,把光军的鸡巴含在了嘴里,我正看得带劲,瑞把我的头扭过来,把嘴唇贴在我的嘴上,手轻轻地摸着我的鸡巴,含含糊糊地说:“宝贝!───我,我忍不住了。”“那怎么办?”“你也──把我脱了。”“好!”我伸手解开了她的扣子,她的掉带裙一下子落到了腰间,我伸手把裙子脱掉,扔到一边,不想,一旁的肖焰说:“小瑞,你违规了。”“我不管,我受不了了。”瑞一边说著,一边和我亲嘴。

“那不行,什么事都有规矩。”肖焰说:“你这么急,那就先罚你吧。”“罚吧。”瑞说:“大不了就是挨操。”“有那么便宜?”肖焰说:“让3个小子轮流干你,看你能忍多久?”“那有什么?今天你也会被他们干的,我先为你示范吧。”说完,瑞拍了拍我的脸说:“你先来。”我笑着答应了,蹲在她的面前,脱掉了她的三角裤,她把身体向下滑动了一下,把半个屁股悬在外面,我把鸡巴在她毛茸茸的小洞旁磨了磨,猛地向下一送,鸡巴没入了她的深洞里。瑞“啊!”地叫了一声,两手抓住了我的背,我俯身向她,把她的奶罩向上推了推,露出了饱满的双乳,我一手一个,用大拇指拨弄著奶头,然后,身子耸动,开始猛干起她来。

因为我是站立,所以劲用得很猛,鸡巴几乎是尽根而入,插得她不停地叫:

“啊!啊啊!鸡巴──!好!”她的一只手勾着我的脖子,一只手放在我的腰上,轻轻地摸著,身体随着我的抽插而耸动,两腿盘在我的屁股上,脸上荡漾著快乐的笑,我猛干她一会,俯下身去和她亲嘴,瑞含着我的舌,把我的唾液吞进嘴里,阴唇夹着我的鸡巴,身体用力往上顶。

我深吸一口气,又猛地干了起来。有时,鸡巴从她的屄里滑出来,瑞飞快地伸出手,扶正鸡巴,对准她的小穴,让我又插进去。就这样,我干了她十几分钟,等到我觉得鸡巴一阵发麻,知道要泻了,忙直起身,从她的屄里抽出鸡巴,刚一抽出,鸡巴就喷了,乳白色的精液洒满了她的小腹,瑞身体快活地扭动着,似乎还没尽兴。

我上前一步,把鸡巴放在她的嘴边,她一张口,把鸡巴含在了嘴里,吮吸了一会,然后撒娇地打了我一下:“讨厌!”我哈哈笑着后退了一步,坐在肖焰的身边。士心站起来说:“该我了。”说完,半蹲下来,用鸡巴打了打瑞湿淋淋的阴唇,然后,把鸡巴对准她的小洞,插了进去。瑞扭动着屁股,快活地哼著,又和他战成了一团。肖焰搂着我的腰问:“快活吗?”“那还用说?”我捏了捏她的奶头:“呆会也让你享受一下。”“去你的。”肖焰用劲打了我粘呼呼的鸡巴一下,我顺势搂住她,和她亲起来,肖焰软绵绵地靠在我怀里,手握住了我的鸡巴,轻轻地套弄著,我的手伸向了她的小洞里,拨开她的阴毛,一根手指头插了进去,轻轻地捅著,肖焰吃不住劲,嘴里轻轻地哼著,大屁股在沙发上扭动着,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爬。

我们两亲了一会,我松开她,站起来,把鸡巴送到了她的嘴边说:“来,把它吃下去。”肖焰嗯了一声,一只手托起鸡巴,一只手搂住我的屁股,一张嘴,把鸡巴含进了她的嘴里。鸡巴上还留有精液的残液和瑞的淫水,味道不是很好闻,但肖焰却津津有味地全舔干净了。

我笑着托起又变硬了的鸡巴,在她的脸上轻轻地抽打着,肖焰的手在我的屁股上抚摸著,不时地舔舔我的卵蛋。玩了一会,我让她靠在沙发上,尽量把胸挺起来,我两手握住她的乳房,轻柔地搓弄著,肖焰轻声地哼著。我见她很享受,又跨前一步,稍稍蹲下身,贴紧她,把粗大的鸡巴放在她的双乳间,用劲耸动着。

肖焰没试过这一套,不禁吃吃地笑起来,自己主动捧著双乳,使劲夹着我的积鸡巴,任我玩弄。

正玩得尽心,只听见士心喊了一声:“啊!”猛地把鸡巴从瑞的穴里抽了出来,用手飞快地搓弄著,瑞把脚稍稍圈著,嘴里轻声地哼著,我和肖焰都停了下来,望着他们。只见一股浓精从士心的鸡巴里喷了出来,全落在瑞的小腹上。士心喘著粗气,后退一步,坐在我和肖焰的身边。

光军见了,笑着站起来说:“该我了。”他走到瑞的身边,把她的双腿架起来,瑞已经没劲挣扎了,任他摆布。光军也不客气,直接把鸡巴插了进去。

我和肖焰不禁笑了起来:“怎么样?动心了吗?想不想我干你?”我问道。

肖焰轻打了我一下说:“贫嘴!”我捏了捏她的奶头说:“走,上床去,我也来干得你嗷嗷叫。”肖焰娇嗔地打了我一下,站起来,往床上走去,我跟在她后面,不时地摸摸她的屁股,走过成贵身边,我拉起她说:“成贵姐,走,一起玩3P。”成贵笑着起来,搂着我跟在肖焰的后面。肖焰爬到床上,回头看见我们,还没来得及说话,成贵就扑到她的身上:“师傅,我先亲你一下。”说完,就在她的嘴上亲了起来。

肖焰没提防这一招,她被成贵抱着,动,嘴里发出轻微的哼声,成贵亲完了她,哈哈笑了起来。

肖焰掐了她一把:“疯丫头,越玩越出格了。”我走到她跟前说:“别急,出格的还在后面。”说完,我把她推倒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在她湿漉漉的屄上摸了一把。肖焰的阴毛很浓密,这时已经被淫水浸透了,把她的屄遮盖得很严实。我用手把她的阴毛分开,成贵跪在我身边,一只手搂着我,一只手托着我的鸡巴,在肖焰的阴唇上摩擦著,肖焰吃不住劲了,大屁股在床上磨动着,嘴里哼著:“快点把鸡巴插进来呀,我受不了了。”我和成贵相视一笑,成贵把我的鸡巴对准肖焰的小孔,我一挺身,鸡巴直插进去。我伏下身,两手摁在肖焰颤动的乳房上,吸起一口气,猛地干起她来。肖焰嘴里啊啊地叫着,两腿盘起来,夹在我的屁股上,阴唇一张一合,迎合著我的鸡巴。成贵在旁,不时摸摸我们两人,有时凑过来和我亲嘴,有时又到我身后,去摸我和肖焰的结合部位,有时干脆抱着我的腰,一起耸动,嘴里说:“我也来干你。”我们正玩得带劲,士心走了过来,他抖动着他的鸡巴,走到肖焰的面前,把鸡巴塞进了她的嘴里。肖焰一只手捏着他的鸡巴,一只手托着他的卵蛋,头稍稍仰起,起劲地吮吸着他的鸡巴。成贵移到我的面前,她丰满的双乳紧紧地贴在我的身上,双手搂着我的脖子,一边亲着我,一边说:“快点,宝贝,我也要你插,我受不了了。”我停止了干肖焰,但鸡巴还插在她的洞里,我也搂着成贵,和她亲著,我的手在她屁股上抚摸著,一根手指插进了她的屁眼里,成贵轻哼了一声,身体慢慢躺倒,我把鸡巴从肖焰的屄里抽出来,直插进成贵的小穴里。

我伏在她身上,和她亲吻著,亲了一会,我慢慢地跪起来,架起她的腿,猛地操起她来。肖焰在一旁躺着,呼呼地直喘气。

这时,士心走了过来,他单腿跪在肖焰的头前,伏下身和她亲嘴,一只手用劲捏着她的乳房。肖焰身子扭动着,似乎显得很受用。士心和她亲了一会,一偏腿,跨坐在她的身上,把鸡巴塞进了她的嘴里。光军和瑞也干到了最后,两人紧紧地搂着,嘴对对嘴吻在一起,光军的鸡巴直插入根,紧紧顶在瑞的花心,准备把一股浓精全喷在上面,成贵的双腿紧紧盘在我的屁股上,阴唇一张一合,迎合著我鸡巴的抽送,只听见我鸡巴直捣她花心的噗嗤声。就这样干了一会,一旁的肖焰欲火又燃,她撒娇地对士心说:“你躺着,我要干你的鸡巴。”士心笑着说:“好!我倒要看看你的屄有多厉害。”说完,仰面躺好。肖焰磨动着她的大屁股,用手捏著士心的鸡巴,对准自己的肉洞,慢慢地坐了下去。

士心的鸡巴很粗大,肖焰微皱着眉,一点一点把鸡巴吞进她的小洞里,等到鸡巴没入后,肖焰吐了口气,大屁股动了动,把士心的鸡巴牢牢地夹住了,然后开始一起一落地干了起来。

一旁的光军这时也发出了一阵低哼,大概是他也放炮了。

成贵勾着我的脖子,她喘息的气息只扑我的脸,我压在她的奶子上,不停地磨压着,鸡巴重重地捣在她的花心上上,弄得她叫了起来。我俩的脸挨得很近,我伸出舌头,轻轻舔她的嘴唇,成贵喘着气,张开嘴,把我的舌头含住,一只手在我的背上、屁股上乱摸著。

这样干了好一会儿,成贵感觉到我要射了,她把我搂得更紧了,阴唇紧紧夹住鸡巴,屁股一阵乱磨,把嘴紧贴在我的唇上,这时,我守不住精关,一股热流全倾倒在她的小穴里。我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就和她亲在一起。

这时,光军站了起来,他走到士心和肖焰面前,在肖焰的奶子上摸了一把,肖焰一抬头,光军用手支起她的下巴,一低头,吻上了她的嘴。肖焰身体慢慢地扭动着,朝他倾著,一只手去捏着他的鸡巴。我抬起头,看着肖焰白晃晃的大屁股,对成贵说:“你不是想看三人行吗?我干给你看。”说完,我站起来,走到肖焰的后面,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肖焰回头看了我一眼:“干吗?又想干我了?现在我的屄没空。”我说:“不用操你的屄,要让你享受双重快感。”士心明白我的意思,一抬手,搂住了肖焰的腰和屁股,我用手掰开她的屁眼,把鸡巴对准,一用劲,猛地插了进去。肖焰“啊!”地叫了一声,身体想动,却被士心牢牢地抱住了。而光军也飞快地又把鸡巴插进了她的嘴里。

我们三人用力地干着她。肖焰被我们夹住,不能动弹。渐渐地,快感代替了疼痛,肖焰微闭着眼,享受起来。我干了一会,鸡巴从她屁眼里滑了出来,我刚想再插进去,光军忙说:“该我了。”我们两换了位置,光军操起她的屁眼,我则把鸡巴插入了她的嘴里。成贵笑吟吟地走过来:“师父,味道怎么样?”肖焰说不出话来,只是点点头。我搂过她,一边伸手在她的奶子上捏著,一边和她亲嘴。士心在下面说:“你们俩都操了屁眼,也让我来试试。”光军抽出鸡巴,我和他一起扶著肖焰,让她转了个身,士心把鸡巴对准她的屁眼,插了进去,肖焰半仰著躺在士心的身上,两乳被他握著,一侧头,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光军靠近一步,又把鸡巴插进了她的小穴里。

瑞这时也走了过来,她伏下身,含住了肖焰的奶头,我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摸了起来。就这样,我们一起混闹了好一会,到最后,我们的精液把肖焰的三个洞全灌满了。

【全文完】

我在约定的时间到了瑞开房的旅馆,她早已在那里了。她蓬松著长发,穿着一件浅蓝色的吊带裙,裙子也不长,很紧身,丰满的乳房半隐半现,显得性感十足。她给我开了门。

“人来了吗?”我问道。

“成贵来了,刚刚洗完澡。”瑞说著,搂着我的腰一起走进了房。我脱掉鞋,光脚走在地毯上。一进里屋,就看见成贵正光着身在穿衣。她的个子不高,但没有中年女人的发胖身材,一对乳房丰满,在微微地晃动,她见我们进来,问道:

“我该穿什么?”“穿容易脱的。”瑞笑着说。

“去你的。”成贵白了她一眼。我插嘴道:“没错,穿性感的,要不然怎么调逗肖太婆。?”肖太婆就是我们的女上司,有40多岁,这次她又被委任为公司一把手,我们是来为她庆贺的。成贵点点头,拿起她的小乳罩带上,我走过去帮她系扣,一边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讨厌。”她娇媚地横了我一眼,一边拿过三角裤穿上。她的三角裤很小,只有一条细线遮住她的肉缝,整个白屁股都露著,更显迷人,然后,她又穿上一件短裙和一件露腰的短T恤。我正看得入迷,瑞对我说:“你们在这等著,我去洗澡。”我一听忙说:“我也想洗,洗鸳鸯澡吧。”瑞笑着拧了我一把:“就你贫,来吧。”说完,向浴室走去。我忙脱掉长裤,跟了过去。

一进门。瑞就脱掉了吊带裙,露出了里面红色的内衣裤。她的身材丰满,皮肤白晰,腰身很细,显得乳房和屁股很大,让我一看,鸡巴就硬挺了起来。我走到瑞的身边,一手搂住她,一边扯下她的胸罩,瑞没有反抗,她把身子靠在我的身上,头枕在我的肩上,一只手轻搭在自己的肩上,一只手伸进了我的内裤,握住了我的鸡巴。

我一手捏着她的大奶,一手伸进她的三角裤,摸她的屄,毛绒绒,软绵绵,瑞轻轻哼了一声,用劲捏了我的鸡巴一下,我一低头,在她的秀唇上吻了起来。

我们亲了一会,瑞慢慢地脱离了我的唇说:“好了,先洗澡吧。”说完,身体一扭,挣脱了我的搂抱,走到喷头前,弯腰脱掉红色的小三角裤,扔向我,我一把抓住,觉得有点湿。我夸张地亲了一下,逗得瑞哈哈笑了起来。我忙脱掉自己的短裤,晃动着大鸡巴,走到了她的面前。

瑞那起喷头,调好水温,在身上喷著水,我拿过乳液,倒在手上,抹匀了,往她的背上抹去,慢慢地滑到她的胸前,抹到了她的双乳上。她的乳头很小,由于没有奶过孩子,所以乳房没有下垂,很硬挺,摸著很舒服。瑞靠在我的胸前,扭头和我亲吻,她的屁股压着我的鸡巴,轻轻地磨擦著。

我一只手捏着她的乳房,一只手又摸到了她的胯间,在她的阴唇上摸著。瑞忍不住笑了,偷偷地把喷头的水调到凉水,身体一晃,把水浇到了我的身上,我:“啊”的一声叫了起来,瑞哈哈笑着,两个乳房乱晃。我拿过喷头,放在一边,一把搂住她说:“好姐姐,让我干一下,你看我的鸡巴都硬了。”瑞娇声地嗯了一声,我把硬挺地鸡巴塞进了她的屄里,双手抱紧她的屁股,很劲地抽送起来。

瑞也娇吟地哼著,我正插得带劲,成贵走了进来,她见我们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真会抓时间玩,快点,他们来了。”说完,走过来在我两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走了出去。瑞伸手拍了拍我的脸:“先到这吧,宝贝!”说完,在我的唇上亲了亲,还把我的舌含在嘴里吮吸了一会,我恋恋不舍地把鸡巴从她的屄里拔了出来,鸡巴上沾了她的淫液,亮晶晶的,瑞拿过喷头,另一只手托着我的鸡巴,一边揉着,一边用水冲洗,我一只手摸着她的背,一只手摸她的奶,很快,我们都洗干净了。

我们互相擦干净,我很快地穿上衬衫和短裤,还想再找长裤时,瑞说:“行了,就这样。”说著,拿起她的小红三角裤,那是边上系绳的小内裤,让我帮她系好,然后,带上乳罩,穿上吊带裙,我们两搂着一边亲嘴,一边走进房。在屋里,成贵正在收拾,见我们的亲热劲,笑着说:“看你这样,小飞呀,你还要留点劲头,让肖头乐一乐,呆会看你怎么把她衣服脱了。”我和瑞松开,我一屁股坐在她身边说:“脱她衣服还不好办,只要你们两配合好,我们在一旁起哄,保证能把她脱光。”我还是有点担心,毕竟这不是闹著玩的。成贵和瑞都笑了:“瞧你这点出息。”瑞说:“放心,这还是她提出来的,你是她点名要来的,就看你的本事了。”“那就没问题了。”我把手放在成贵的肩上:“我还是最想脱你两的衣服。”“去!”成贵打了我一下:“我的衣服不用你脱。”话刚说到这,就听见门铃响,“来了。”瑞忙去开门。我说:“我来给她个惊喜。”说完,就走进了里屋。门一开,肖焰在我的死党士心和光军的陪伴下,说笑着走了进来。一进门,士心就嚷道:“真他妈的热,我要冲凉。”光军接跟着说:“我也去。”说完,两人一边脱衣服,一边往浴室里走去。

肖焰也说著热,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瑞连忙递给她一杯饮料,肖焰接过来,一口喝干,才喘了一口气。她四下里一看:“咦?小飞还没来?”成贵和瑞笑着。

没有回答,这时,我悄悄走到她后面,伸手蒙住了她的眼睛。肖焰哼了一声,伸手在我的手臂上拧了一把:“小坏蛋,知道是你,快滚过来。”我哈哈笑着,松开手,顺势扑在她的肩上:“怎么样?还是我心诚吧?在这等你老半天了。”“诚个屁!要是诚就应该去接我。”“有两大金钢接你还不够?”我说著,坐到了沙发的扶手上,搂着她的肩,肖焰见我只穿着短裤,微微笑了一下,用手在我的大腿上摸著,还不时碰碰我的鸡巴,我只当作没在意,对她说:“你不是说热吗?怎么还穿得这么整齐?来,脱掉!”说完,我就把她脱掉上衣。

肖焰没拒绝,上衣一脱,里面穿着一件很小的T恤,领口也很低,把乳房勒得很紧,显出了一道迷人的乳沟。我刚想说几句调戏的话,不想成贵倒了两杯酒递给我们说:“来,先为肖头庆贺一杯。”说完,和瑞举起杯,一口喝干。肖焰刚要喝,被我拦住:“这么喝有什么意思?我们来个特别的。”肖焰亲呢地打了我一下:“好今天就听你的。”我拿过她的酒杯说:“这酒比交杯酒喝得还有意思。”说完,我举起杯,喝了一口。

肖焰不解地看着我。刚要开口,我一把抱住她,一低头,把嘴摁在她的嘴上,肖焰嗯了一声,两手搂住了我的脖子,嘴唇微张,把我喂她的酒都咽了下去。瑞和成贵在一旁哄然叫好,我喂完了酒,肖焰还没有松开我,嘴还在贪婪地吻着我,我轻巧地把舌头伸进她的嘴巴里,肖焰含住了它,不停地吮吸著,喉咙咕咕作响,连同我的唾液,全都吞咽下去。

我的手在她的胸前摸索著,慢慢地移到了她的奶子上,她的奶子不大,因为呼吸急促,乳房开始硬挺,连奶头都能感觉得到。我正摸得带劲,耳边听见一阵说笑声,我停止了和肖焰亲嘴,扭头一看,只见士心和光军一起走了出来,人高马大的士心竟然光着身体,黑黝黝的鸡巴晃荡著,全不在意。光军也只穿了条三角裤,和士心在一起,他显得白净和瘦小。

两人笑呵呵地走过来,光军一屁股坐在肖焰的旁边,一只手放肆地在她的腿上摸著:“头。今天怎么为你庆贺?我这样还行吧?”光军也坐在了成贵的旁边。

我一见,顺势溜到瑞的身边坐下来。肖焰笑着说:“那要看你们怎么表现了。”一边说著,一边把手放在士心的鸡巴上。

士心拍马屁道:“那没说的,我一人就能伺候好你。”说完,一把搂住她的腰,一只手伸进T恤里。成贵在一旁说:“你也不怕麻烦,还不帮头把衣服脱了。”士心笑着在肖焰的脸上亲了一口:“那当然是我来代劳了。”说完,就要脱她的衣服。

“等等。”我忙说到:“这样脱有什么情调?我有个主意。”我看了他们一眼,说道:“我们哥三个来当护花使者,猜硬币的正反面,错了不但要脱衣服,还要接受惩罚,怎么样?”“就你点子多。”瑞拧了我一把:“但士心已经脱了呀。”“这好办,我们也脱了。”说完,我和光军就站起来,把衣服脱了。成贵挨着光军,光军也没客气,伸手就把她搂住了,两人嘻嘻哈哈地笑着,瑞弹了弹我的鸡巴,说:“谁先猜?”士心说:“我来猜。”我拿起桌上的硬币,在桌上转了起来,等它停稳,一把盖住,士心想都没想:“字。”我挪开手,却是图案。

肖焰娇嗔地打了他一下:“讨厌,你是不是故意的?”“哪能呀!运气不好。”士心嬉皮笑脸地说,“快脱吧。”我在一旁催道:“我们还想看呢。”士心笑着脱掉她的T恤,一件浅黄色的乳罩紧紧地贴着她的胸乳,士心伸手解开了乳罩的扣,把它丢到一边,然后握住了她的乳房。

“还有下面呀。”我们一起喊道。士心哈哈笑着,蹲下来,把肖焰的短裙和内裤脱了,这样,肖焰光着身子坐在那里,见我们都看着她,她有点不好意思,忙用手掩住她的下面。士心忙用把她的手拿开,让我们看她水汪汪的屄。我和光军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光军伸手捏住了她的一只乳房,我则身子一挺,鸡巴送到了她的咀前说:“现在的惩罚是含着鸡巴。”肖焰的眼光有些迷离,呼吸也有些急促,她从没经过这种阵势,三个男人围着她,她两手握著士心和光军的鸡巴,两人则玩弄着她的乳房和屄,我的鸡巴晃在她的眼前,她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

我伸手摁住了她的头,把鸡巴在她的脸上拍打着,肖焰嘴里嗯嗯地叫着,任我摆布。我把鸡巴凑近她的嘴边,肖焰没有回避,用嘴唇碰了碰,我顺势把鸡巴塞进了她的嘴里。

粗大的鸡巴把她的嘴塞得满满的,她只能发出哼哼的声音。光军和士心分别抓住她的两只手,放在他们的鸡巴上,肖焰一抓住这两条鸡巴,就不肯放手了,两人伏下身去,一人含住一个奶头,轻轻的啄吸著,不时发出吱吱的声音,肖焰兴奋地发抖,她吐出我的鸡巴,喘息著说:“你──你们三──三个坏蛋──。 ”话说了一半,我屁股一挺,又把鸡巴送进了她的嘴里。

这时,士心的一只手已经扣进了她的屄里,在那湿漉漉的黑洞里不时地抽送著,而光军则用劲捏着她的乳房,在我们三人的调理下,肖焰整个人都瘫软了,要不是光军和士心在旁边架著,她只怕要倒在沙发上了。我们正玩得起劲,我屁股上挨了一巴掌,回头一看,只见瑞站在身边说:“还没够呀?让我们干看着?

再来!”我从肖焰嘴里抽出鸡巴,在她的脸上打了几下,然后,搂着瑞坐到沙发上,光军也松开肖焰,坐回到成贵身旁,在她脸上讨好地亲了一下,成贵笑吟吟地摸着他地鸡巴,和他亲著嘴。瑞急催着我快开始,我踢了正在摸成贵乳房的光军一下:“该你了。”说完,把硬币扣在桌上,光军还没等硬币停止转动,就说:“字。”我一看,是图案:“你也没运气,该罚了。”一旁的成贵拧了他一把说:“这次没你的好果子吃,要罚一起罚。”“没问题。”光军说著就解成贵的衣扣。三下五除二,成贵就被扒光了。光军刚要摸她晃动的乳房,瑞接口说:“先别急,你还没受罚呢?”“对!”缓过来的肖焰说道:“刚才你这坏小子捏得那么重,成贵,给我报仇,给这小坏蛋泻火,帮他打手枪,看他能挺多久。”成贵笑着点点头:“谁让你得罪头,来受罚吧。”说完,伏身对着他,一手托著光军得卵蛋,一手握着他的鸡巴,开始给他打手枪。刚开始的时候,成贵的手还很轻柔,她的手轻轻捏著光军的卵蛋,另一只手套弄着他的鸡巴,身子伏在他的身上,一对大乳压在他的胸前,光军很舒服地斜靠在沙法上,鸡巴因套弄而直竖着,龟头被刺激得发亮,他一只手摸著成贵的肩,一只手去捏她的奶头,两人还不时地亲一个响嘴,弄了一会,肖焰看不下去了:“别这么轻拿轻放了,成贵,用点劲,让他的鸡巴放炮。”成贵听了,笑了起来,手上的劲也大了起来,这下,光军不由得哼出了声,不知道是难受还是舒服。我和瑞不由得笑了起来,瑞握住我的鸡巴,我隔着衣服摸她的奶,不时地亲一下,士心和肖焰一边看,一边调笑着,成贵捏了半天的鸡巴,见光军没有什么大动静,于是跪起来,把他的鸡巴竖着,用劲抚弄,她的两只奶也在晃动着,光军伸手去捏她的两个硬篷篷的奶头,我看着成贵的大屁股,雪白粉嫩,一撮黑毛从胯间直扑小屁眼,我忍不住伸手去摸了一把,成贵撒娇地叫了一声,瑞故意装出吃醋的样子打了我一下。

而光军则一把抱住了成贵的腰,成贵一低头,把光军的鸡巴含在了嘴里,我正看得带劲,瑞把我的头扭过来,把嘴唇贴在我的嘴上,手轻轻地摸着我的鸡巴,含含糊糊地说:“宝贝!───我,我忍不住了。”“那怎么办?”“你也──把我脱了。”“好!”我伸手解开了她的扣子,她的掉带裙一下子落到了腰间,我伸手把裙子脱掉,扔到一边,不想,一旁的肖焰说:“小瑞,你违规了。”“我不管,我受不了了。”瑞一边说著,一边和我亲嘴。

“那不行,什么事都有规矩。”肖焰说:“你这么急,那就先罚你吧。”“罚吧。”瑞说:“大不了就是挨操。”“有那么便宜?”肖焰说:“让3个小子轮流干你,看你能忍多久?”“那有什么?今天你也会被他们干的,我先为你示范吧。”说完,瑞拍了拍我的脸说:“你先来。”我笑着答应了,蹲在她的面前,脱掉了她的三角裤,她把身体向下滑动了一下,把半个屁股悬在外面,我把鸡巴在她毛茸茸的小洞旁磨了磨,猛地向下一送,鸡巴没入了她的深洞里。瑞“啊!”地叫了一声,两手抓住了我的背,我俯身向她,把她的奶罩向上推了推,露出了饱满的双乳,我一手一个,用大拇指拨弄著奶头,然后,身子耸动,开始猛干起她来。

因为我是站立,所以劲用得很猛,鸡巴几乎是尽根而入,插得她不停地叫:

“啊!啊啊!鸡巴──!好!”她的一只手勾着我的脖子,一只手放在我的腰上,轻轻地摸著,身体随着我的抽插而耸动,两腿盘在我的屁股上,脸上荡漾著快乐的笑,我猛干她一会,俯下身去和她亲嘴,瑞含着我的舌,把我的唾液吞进嘴里,阴唇夹着我的鸡巴,身体用力往上顶。

我深吸一口气,又猛地干了起来。有时,鸡巴从她的屄里滑出来,瑞飞快地伸出手,扶正鸡巴,对准她的小穴,让我又插进去。就这样,我干了她十几分钟,等到我觉得鸡巴一阵发麻,知道要泻了,忙直起身,从她的屄里抽出鸡巴,刚一抽出,鸡巴就喷了,乳白色的精液洒满了她的小腹,瑞身体快活地扭动着,似乎还没尽兴。

我上前一步,把鸡巴放在她的嘴边,她一张口,把鸡巴含在了嘴里,吮吸了一会,然后撒娇地打了我一下:“讨厌!”我哈哈笑着后退了一步,坐在肖焰的身边。士心站起来说:“该我了。”说完,半蹲下来,用鸡巴打了打瑞湿淋淋的阴唇,然后,把鸡巴对准她的小洞,插了进去。瑞扭动着屁股,快活地哼著,又和他战成了一团。肖焰搂着我的腰问:“快活吗?”“那还用说?”我捏了捏她的奶头:“呆会也让你享受一下。”“去你的。”肖焰用劲打了我粘呼呼的鸡巴一下,我顺势搂住她,和她亲起来,肖焰软绵绵地靠在我怀里,手握住了我的鸡巴,轻轻地套弄著,我的手伸向了她的小洞里,拨开她的阴毛,一根手指头插了进去,轻轻地捅著,肖焰吃不住劲,嘴里轻轻地哼著,大屁股在沙发上扭动着,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爬。

我们两亲了一会,我松开她,站起来,把鸡巴送到了她的嘴边说:“来,把它吃下去。”肖焰嗯了一声,一只手托起鸡巴,一只手搂住我的屁股,一张嘴,把鸡巴含进了她的嘴里。鸡巴上还留有精液的残液和瑞的淫水,味道不是很好闻,但肖焰却津津有味地全舔干净了。

我笑着托起又变硬了的鸡巴,在她的脸上轻轻地抽打着,肖焰的手在我的屁股上抚摸著,不时地舔舔我的卵蛋。玩了一会,我让她靠在沙发上,尽量把胸挺起来,我两手握住她的乳房,轻柔地搓弄著,肖焰轻声地哼著。我见她很享受,又跨前一步,稍稍蹲下身,贴紧她,把粗大的鸡巴放在她的双乳间,用劲耸动着。

肖焰没试过这一套,不禁吃吃地笑起来,自己主动捧著双乳,使劲夹着我的积鸡巴,任我玩弄。

正玩得尽心,只听见士心喊了一声:“啊!”猛地把鸡巴从瑞的穴里抽了出来,用手飞快地搓弄著,瑞把脚稍稍圈著,嘴里轻声地哼著,我和肖焰都停了下来,望着他们。只见一股浓精从士心的鸡巴里喷了出来,全落在瑞的小腹上。士心喘著粗气,后退一步,坐在我和肖焰的身边。

光军见了,笑着站起来说:“该我了。”他走到瑞的身边,把她的双腿架起来,瑞已经没劲挣扎了,任他摆布。光军也不客气,直接把鸡巴插了进去。

我和肖焰不禁笑了起来:“怎么样?动心了吗?想不想我干你?”我问道。

肖焰轻打了我一下说:“贫嘴!”我捏了捏她的奶头说:“走,上床去,我也来干得你嗷嗷叫。”肖焰娇嗔地打了我一下,站起来,往床上走去,我跟在她后面,不时地摸摸她的屁股,走过成贵身边,我拉起她说:“成贵姐,走,一起玩3P。”成贵笑着起来,搂着我跟在肖焰的后面。肖焰爬到床上,回头看见我们,还没来得及说话,成贵就扑到她的身上:“师傅,我先亲你一下。”说完,就在她的嘴上亲了起来。

肖焰没提防这一招,她被成贵抱着,动,嘴里发出轻微的哼声,成贵亲完了她,哈哈笑了起来。

肖焰掐了她一把:“疯丫头,越玩越出格了。”我走到她跟前说:“别急,出格的还在后面。”说完,我把她推倒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在她湿漉漉的屄上摸了一把。肖焰的阴毛很浓密,这时已经被淫水浸透了,把她的屄遮盖得很严实。我用手把她的阴毛分开,成贵跪在我身边,一只手搂着我,一只手托着我的鸡巴,在肖焰的阴唇上摩擦著,肖焰吃不住劲了,大屁股在床上磨动着,嘴里哼著:“快点把鸡巴插进来呀,我受不了了。”我和成贵相视一笑,成贵把我的鸡巴对准肖焰的小孔,我一挺身,鸡巴直插进去。我伏下身,两手摁在肖焰颤动的乳房上,吸起一口气,猛地干起她来。肖焰嘴里啊啊地叫着,两腿盘起来,夹在我的屁股上,阴唇一张一合,迎合著我的鸡巴。成贵在旁,不时摸摸我们两人,有时凑过来和我亲嘴,有时又到我身后,去摸我和肖焰的结合部位,有时干脆抱着我的腰,一起耸动,嘴里说:“我也来干你。”我们正玩得带劲,士心走了过来,他抖动着他的鸡巴,走到肖焰的面前,把鸡巴塞进了她的嘴里。肖焰一只手捏着他的鸡巴,一只手托着他的卵蛋,头稍稍仰起,起劲地吮吸着他的鸡巴。成贵移到我的面前,她丰满的双乳紧紧地贴在我的身上,双手搂着我的脖子,一边亲着我,一边说:“快点,宝贝,我也要你插,我受不了了。”我停止了干肖焰,但鸡巴还插在她的洞里,我也搂着成贵,和她亲著,我的手在她屁股上抚摸著,一根手指插进了她的屁眼里,成贵轻哼了一声,身体慢慢躺倒,我把鸡巴从肖焰的屄里抽出来,直插进成贵的小穴里。

我伏在她身上,和她亲吻著,亲了一会,我慢慢地跪起来,架起她的腿,猛地操起她来。肖焰在一旁躺着,呼呼地直喘气。

这时,士心走了过来,他单腿跪在肖焰的头前,伏下身和她亲嘴,一只手用劲捏着她的乳房。肖焰身子扭动着,似乎显得很受用。士心和她亲了一会,一偏腿,跨坐在她的身上,把鸡巴塞进了她的嘴里。光军和瑞也干到了最后,两人紧紧地搂着,嘴对对嘴吻在一起,光军的鸡巴直插入根,紧紧顶在瑞的花心,准备把一股浓精全喷在上面,成贵的双腿紧紧盘在我的屁股上,阴唇一张一合,迎合著我鸡巴的抽送,只听见我鸡巴直捣她花心的噗嗤声。就这样干了一会,一旁的肖焰欲火又燃,她撒娇地对士心说:“你躺着,我要干你的鸡巴。”士心笑着说:“好!我倒要看看你的屄有多厉害。”说完,仰面躺好。肖焰磨动着她的大屁股,用手捏著士心的鸡巴,对准自己的肉洞,慢慢地坐了下去。

士心的鸡巴很粗大,肖焰微皱着眉,一点一点把鸡巴吞进她的小洞里,等到鸡巴没入后,肖焰吐了口气,大屁股动了动,把士心的鸡巴牢牢地夹住了,然后开始一起一落地干了起来。

一旁的光军这时也发出了一阵低哼,大概是他也放炮了。

成贵勾着我的脖子,她喘息的气息只扑我的脸,我压在她的奶子上,不停地磨压着,鸡巴重重地捣在她的花心上上,弄得她叫了起来。我俩的脸挨得很近,我伸出舌头,轻轻舔她的嘴唇,成贵喘着气,张开嘴,把我的舌头含住,一只手在我的背上、屁股上乱摸著。

这样干了好一会儿,成贵感觉到我要射了,她把我搂得更紧了,阴唇紧紧夹住鸡巴,屁股一阵乱磨,把嘴紧贴在我的唇上,这时,我守不住精关,一股热流全倾倒在她的小穴里。我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就和她亲在一起。

这时,光军站了起来,他走到士心和肖焰面前,在肖焰的奶子上摸了一把,肖焰一抬头,光军用手支起她的下巴,一低头,吻上了她的嘴。肖焰身体慢慢地扭动着,朝他倾著,一只手去捏着他的鸡巴。我抬起头,看着肖焰白晃晃的大屁股,对成贵说:“你不是想看三人行吗?我干给你看。”说完,我站起来,走到肖焰的后面,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肖焰回头看了我一眼:“干吗?又想干我了?现在我的屄没空。”我说:“不用操你的屄,要让你享受双重快感。”士心明白我的意思,一抬手,搂住了肖焰的腰和屁股,我用手掰开她的屁眼,把鸡巴对准,一用劲,猛地插了进去。肖焰“啊!”地叫了一声,身体想动,却被士心牢牢地抱住了。而光军也飞快地又把鸡巴插进了她的嘴里。

我们三人用力地干着她。肖焰被我们夹住,不能动弹。渐渐地,快感代替了疼痛,肖焰微闭着眼,享受起来。我干了一会,鸡巴从她屁眼里滑了出来,我刚想再插进去,光军忙说:“该我了。”我们两换了位置,光军操起她的屁眼,我则把鸡巴插入了她的嘴里。成贵笑吟吟地走过来:“师父,味道怎么样?”肖焰说不出话来,只是点点头。我搂过她,一边伸手在她的奶子上捏著,一边和她亲嘴。士心在下面说:“你们俩都操了屁眼,也让我来试试。”光军抽出鸡巴,我和他一起扶著肖焰,让她转了个身,士心把鸡巴对准她的屁眼,插了进去,肖焰半仰著躺在士心的身上,两乳被他握著,一侧头,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光军靠近一步,又把鸡巴插进了她的小穴里。

瑞这时也走了过来,她伏下身,含住了肖焰的奶头,我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摸了起来。就这样,我们一起混闹了好一会,到最后,我们的精液把肖焰的三个洞全灌满了。

【全文完】


本贴最早由:人人碰_人人操_人人干_人人看_人人日_人人搞_人人摸-在线视频 -- www.hs666666.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人人碰_人人操_人人干_人人看_人人日_人人搞_人人摸-在线视频] 版权所有 © 2017-2018 [联系方式: @gmail.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