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藍領情緣


邱淑贞参选港姐那一年,我在港岛一间成衣厂做烫衫的工作。

那是间家庭式的山寨工场, 有四部平车,一部车边机及一张烫床。

工友们都做件工,裁片和成品由街车收送。

老板顾著另外的生意,很少过来这里。

所以这个小小的空间,竟然变成我和几位女工的性爱乐园。

由于工友中 有我一个男性,而且尚未娶妻,所以便成了众女人打趣取笑的对像。

其实我也乐意和她们打打闹闹,有时还可以趁机摸摸他们的肉体,以肆手脚之欲。

其中最经常和我开玩笑的是李金兰,她是个二十来岁的青春少妇,圆圆的脸儿白里透红,丰满的肉体上有着一对涨鼓鼓的乳房,浑圆的臀部微微向上翘起,非常性感迷人。

金兰的个性开朗大方,像个大笑姑婆,和我说话时总是对我摸这摸那手多多的。

我也曾经摸过她白胖胖的手儿,偶然间也触到她那富有弹性的乳房。

是并不敢轻易主动地调戏她。

另外三位三十岁左右的女工,一个是郑惠玲,中等身材。

白白净净的,俏脸上总是带着笑容。

一个是周素燕,一付健美的身段,古铜色的皮肤细滑可爱。

还有一个是二百磅的大肥婆,名叫柳金花。

虽然肥笨,却也风趣健谈。

工友中最年轻的是陈秀媚,才十七岁。

长得清秀苗条,肌肤细腻。

不过比较怕羞,除了工作上的正经话,就很少和我说笑了。

有一天晚上,厂里 有我和惠玲在加夜班。

我们仍然像平时一样谈笑风生。

因为 有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彼此间讲话得内容特别比平常露骨。

惠玲打趣地说u t身一个,收工后一定很无聊,要找五姑娘慰解。

我打蛇随棍上,就说道:“惠玲姐如果同情我,不妨慰解慰解我吧!”惠玲淬了我一声,粉面微微泛红,那模样儿比平时更加动人。

我借着送衣料走到她的车位,把东西交给她时又故意用手背 触一下她酥胸上温软的肉团。

惠玲并没闪避,眼尾沤了我一下,也没有生气。

我又故意将一些衣料跌下地,然后猫下身子去收拾。

这时我望见惠玲的一对玲珑的小脚,整齐的脚趾从紫色的拖鞋露出来,白雪雪的脚背,粉红色的脚跟,实在吸引死人。

我且不去执衣料,而伸手去抚摸惠玲的脚丫子。

惠玲继续做她手头上的功夫,一声不响地任我玩捏着她的小脚儿。

我放胆顺着她的滑美可爱的小腿一路向上摸去。

惠玲穿着黑色的长裙,我看得见她两条雪白大腿的尽处,紫色的内裤紧紧地包裹着涨卜卜的阴部。

我禁不住钻进她的裙子里,用嘴唇在惠玲细嫩大腿内侧轻轻吻了一下。

惠玲怕痒地合拢了双腿,将我的头紧紧夹住。

我挣扎著爬起来,扑到惠玲怀里,伸手就去摸她的乳房。

惠玲用软软的手臂无力地推拒著。

我捉住她的手儿,牵到我的底下。

让她摸到我硬硬的阴茎,惠玲的手儿缩了一缩,但终于隔着我的裤子握住了我的肉棍儿。

我又缩一缩腰部,让惠玲的一对手都伸入我的内裤里头。

惠玲软绵绵的手儿捉住我硬梆梆的阴茎套了一套,而我就伸手摸向她的酥胸,从她的衣领口伸进去捉住她的奶子,用手指撩拨着她的乳尖。

惠玲肉体颤抖著,想把手抽出来撑拒,可是我涨一涨肚子,就把她的双手夹在我的腰带间而动弹不得。

我见自己的阴谋得逞,就索性把惠玲的上衣卷起来,露出一对白嫩的乳房,跟着就捉著那两团软肉又搓又捏。

惠玲双手被困,唯有任我肆意轻薄。

跟着我又用手沿着惠玲的裤腰伸进她的底裤里头。

先是摸著浓密的阴毛,继而触及滋润的大阴唇。

我刻意地用手指在惠玲的阴核上揉了揉,搅得她一口淫水从阴道里直冲出来,把我的手掌都润湿了。

惠玲颤声地对我说:“死人头,我都被你整坏了,你想把我怎样啊!”我嘻皮笑脸地说:“我要把你手上的东西放进我手上的东西里头。

你答应吗?”惠玲脸红耳赤,微闭着眼睛说:“你这样大胆地调戏人家,如果我不答应,你又肯放我吗?”我放开了惠玲的双手,将她抱上烫衫床上,伸手就要去脱她的裙子。

惠玲捉住我的手说道:“公众地方,不要把我剥光猪,难看死了!”我唯有把她的裙子掀起来, 将她的底裤除下来。

哇! 见惠玲两条雪白的大腿尽处,乌油油的阴毛拥簇。

那鲜红的肉洞儿,已经玉蕊含津馋涎欲滴。

看得我更加性欲冲动,我急忙拉开裤链,掏出硬起的阴茎,将龟头抵在惠玲的阴道口,屁股向着她的阴部一沈。

听到“渍”的一声,我的阴茎已经整条插进惠玲阴道里头。

惠玲也“阿哟!”叫了一声,激动的把我身体紧紧揽住。

我持续让阴茎在惠玲的阴户里活动,惠玲粉面通红。

微笑着用媚眼望着我,看来十分满意我侵入她的肉体里。

我捉住惠玲的玲珑双脚,将她粉白的大腿举起,粗大的阴茎纵情地在她湿润的阴道里抽送研磨。

惠玲随着我对她的奸淫急促地娇喘著,终于舒服得忍不住高声呻叫出来。

我将惠玲的双脚架在自己的肩膊上,腾出一对手摸住奶子,把两堆细皮软肉又搓又揉。

惠玲忽然肉紧地搂抱着我,肉身颤动着。

我也感觉出她的阴道里分泌出大量的液汁,浸淫着我的阴茎。

我知道惠玲到达了性交的极乐景界,便暂停对她下体的奸淫,俯下脸儿,贴着她的朱唇将舌头度入小嘴里搅弄。

惠玲冰冷的嘴唇无力地和我亲吻著,底下的肉洞也一慑一慑地吮吸着我插在她肉体内的阴茎。

我抬起头来问惠玲:“玩得开心吗!”惠玲睁开媚眼儿说:“不告诉你。”

我又问:“你老公是不是同你这样玩?”惠玲又合上眼皮说道:“都让你玩进去了,怎么还要问人家这样的羞事。”

我抚摸着她的脸蛋说:“惠玲姐,我还没出来哦!”惠玲媚笑着说:“底下湿淋淋的,我们抹一抹再玩吧!”于是我将阴茎从惠玲的阴户里抽出来。

走到厕所,拿了些厕纸过来,小心的帮惠玲抹阴户的液汁。

又索了索湿透了的阴毛。

我用指头拨弄她的阴蒂。

惠玲使双腿一夹说道:“你要玩我就来玩吧!不要再戏弄我了。”

我笑着说:“我用手指头奸你呀!你不喜欢吗?”惠玲柔软的小手握住我的阴茎媚笑道:“我要你用这个奸我!”这时已经夜九点了,我提议大家脱光了玩,惠玲勉强应承了。

于是我三扒两拨,脱光身上的一切。

又帮惠玲剥得一丝不挂,俩人赤裸裸地搂抱躺在烫衫床上。

惠玲说:“我在上面弄你好吗?”我一声话好之后,惠玲已经主动的趴到我身上,手持阴茎对准她的肉洞口,然后坐下来,将我的阴茎一寸不留地吞入她的阴户里,接着更有节奏地让臀部上上落落,使我的阳具在她阴道里出出入入。

玩了一会儿,惠玲停下来喘着气说她不行了。

我就把她贴着我的胸部搂抱着,然后让阴茎从下面向上挺动着,继续我们的交欢。

惠玲温软的乳房紧贴在我的心口,犹如软玉温香。

惠玲也知趣地配合著我的动作将她的私处顶向我的阴茎,务求使她的阴道尽量套进我的阴茎。

玩了一阵子,惠玲第二次春水泛滥了。

我把她的娇躯翻到下面,然后伏在她肉体上,把阴茎急促地在她的阴道里抽送,惠玲快活地忘形呼叫着,我赶快用嘴唇封住她的口。

她也把舌头伸进我口里让我吮吸著。

终于我也舒服到极点,腰脊一阵酥麻,阴茎一跳一跳的,把精液射入惠玲的阴道里。

我带着倦意,翻身从惠玲的肉体上滑下来。

惠玲拿过纸巾,体贴地为我抹干净阴茎上的爱液,然后才摀住被我搅得一塌糊涂的阴户走进洗手间。

一会儿之后,惠玲走了出来,我也起身穿上衣服。

我搂着她打趣地问她回家后还要不要和老公玩性交。

惠玲笑着打了我一下,拿起手袋匆匆离开了。

我是睡在工厂里的,这一夜,我回味刚才和惠玲的尽情欢好而倦然入眠,自然睡得特别香甜。

从这次之后,我和惠玲就常常找机会偷情,有一次收工以后,惠玲又折回厂与我幽会。

因为时间还早,我们不方便脱光了奸淫。

惠玲 脱下内裤,跪在交椅上,而我也 像小便时一样,掏出阴茎,掀起惠玲的裙子从后面插进她的肉洞里。

本来以为即使有人开门进来,也能及时避免让人发现。

 

邱淑贞参选港姐那一年,我在港岛一间成衣厂做烫衫的工作。

那是间家庭式的山寨工场, 有四部平车,一部车边机及一张烫床。

工友们都做件工,裁片和成品由街车收送。

老板顾著另外的生意,很少过来这里。

所以这个小小的空间,竟然变成我和几位女工的性爱乐园。

由于工友中 有我一个男性,而且尚未娶妻,所以便成了众女人打趣取笑的对像。

其实我也乐意和她们打打闹闹,有时还可以趁机摸摸他们的肉体,以肆手脚之欲。

其中最经常和我开玩笑的是李金兰,她是个二十来岁的青春少妇,圆圆的脸儿白里透红,丰满的肉体上有着一对涨鼓鼓的乳房,浑圆的臀部微微向上翘起,非常性感迷人。

金兰的个性开朗大方,像个大笑姑婆,和我说话时总是对我摸这摸那手多多的。

我也曾经摸过她白胖胖的手儿,偶然间也触到她那富有弹性的乳房。

是并不敢轻易主动地调戏她。

另外三位三十岁左右的女工,一个是郑惠玲,中等身材。

白白净净的,俏脸上总是带着笑容。

一个是周素燕,一付健美的身段,古铜色的皮肤细滑可爱。

还有一个是二百磅的大肥婆,名叫柳金花。

虽然肥笨,却也风趣健谈。

工友中最年轻的是陈秀媚,才十七岁。

长得清秀苗条,肌肤细腻。

不过比较怕羞,除了工作上的正经话,就很少和我说笑了。

有一天晚上,厂里 有我和惠玲在加夜班。

我们仍然像平时一样谈笑风生。

因为 有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彼此间讲话得内容特别比平常露骨。

惠玲打趣地说u t身一个,收工后一定很无聊,要找五姑娘慰解。

我打蛇随棍上,就说道:“惠玲姐如果同情我,不妨慰解慰解我吧!”惠玲淬了我一声,粉面微微泛红,那模样儿比平时更加动人。

我借着送衣料走到她的车位,把东西交给她时又故意用手背 触一下她酥胸上温软的肉团。

惠玲并没闪避,眼尾沤了我一下,也没有生气。

我又故意将一些衣料跌下地,然后猫下身子去收拾。

这时我望见惠玲的一对玲珑的小脚,整齐的脚趾从紫色的拖鞋露出来,白雪雪的脚背,粉红色的脚跟,实在吸引死人。

我且不去执衣料,而伸手去抚摸惠玲的脚丫子。

惠玲继续做她手头上的功夫,一声不响地任我玩捏着她的小脚儿。

我放胆顺着她的滑美可爱的小腿一路向上摸去。

惠玲穿着黑色的长裙,我看得见她两条雪白大腿的尽处,紫色的内裤紧紧地包裹着涨卜卜的阴部。

我禁不住钻进她的裙子里,用嘴唇在惠玲细嫩大腿内侧轻轻吻了一下。

惠玲怕痒地合拢了双腿,将我的头紧紧夹住。

我挣扎著爬起来,扑到惠玲怀里,伸手就去摸她的乳房。

惠玲用软软的手臂无力地推拒著。

我捉住她的手儿,牵到我的底下。

让她摸到我硬硬的阴茎,惠玲的手儿缩了一缩,但终于隔着我的裤子握住了我的肉棍儿。

我又缩一缩腰部,让惠玲的一对手都伸入我的内裤里头。

惠玲软绵绵的手儿捉住我硬梆梆的阴茎套了一套,而我就伸手摸向她的酥胸,从她的衣领口伸进去捉住她的奶子,用手指撩拨着她的乳尖。

惠玲肉体颤抖著,想把手抽出来撑拒,可是我涨一涨肚子,就把她的双手夹在我的腰带间而动弹不得。

我见自己的阴谋得逞,就索性把惠玲的上衣卷起来,露出一对白嫩的乳房,跟着就捉著那两团软肉又搓又捏。

惠玲双手被困,唯有任我肆意轻薄。

跟着我又用手沿着惠玲的裤腰伸进她的底裤里头。

先是摸著浓密的阴毛,继而触及滋润的大阴唇。

我刻意地用手指在惠玲的阴核上揉了揉,搅得她一口淫水从阴道里直冲出来,把我的手掌都润湿了。

惠玲颤声地对我说:“死人头,我都被你整坏了,你想把我怎样啊!”我嘻皮笑脸地说:“我要把你手上的东西放进我手上的东西里头。

你答应吗?”惠玲脸红耳赤,微闭着眼睛说:“你这样大胆地调戏人家,如果我不答应,你又肯放我吗?”我放开了惠玲的双手,将她抱上烫衫床上,伸手就要去脱她的裙子。

惠玲捉住我的手说道:“公众地方,不要把我剥光猪,难看死了!”我唯有把她的裙子掀起来, 将她的底裤除下来。

哇! 见惠玲两条雪白的大腿尽处,乌油油的阴毛拥簇。

那鲜红的肉洞儿,已经玉蕊含津馋涎欲滴。

看得我更加性欲冲动,我急忙拉开裤链,掏出硬起的阴茎,将龟头抵在惠玲的阴道口,屁股向着她的阴部一沈。

听到“渍”的一声,我的阴茎已经整条插进惠玲阴道里头。

惠玲也“阿哟!”叫了一声,激动的把我身体紧紧揽住。

我持续让阴茎在惠玲的阴户里活动,惠玲粉面通红。

微笑着用媚眼望着我,看来十分满意我侵入她的肉体里。

我捉住惠玲的玲珑双脚,将她粉白的大腿举起,粗大的阴茎纵情地在她湿润的阴道里抽送研磨。

惠玲随着我对她的奸淫急促地娇喘著,终于舒服得忍不住高声呻叫出来。

我将惠玲的双脚架在自己的肩膊上,腾出一对手摸住奶子,把两堆细皮软肉又搓又揉。

惠玲忽然肉紧地搂抱着我,肉身颤动着。

我也感觉出她的阴道里分泌出大量的液汁,浸淫着我的阴茎。

我知道惠玲到达了性交的极乐景界,便暂停对她下体的奸淫,俯下脸儿,贴着她的朱唇将舌头度入小嘴里搅弄。

惠玲冰冷的嘴唇无力地和我亲吻著,底下的肉洞也一慑一慑地吮吸着我插在她肉体内的阴茎。

我抬起头来问惠玲:“玩得开心吗!”惠玲睁开媚眼儿说:“不告诉你。”

我又问:“你老公是不是同你这样玩?”惠玲又合上眼皮说道:“都让你玩进去了,怎么还要问人家这样的羞事。”

我抚摸着她的脸蛋说:“惠玲姐,我还没出来哦!”惠玲媚笑着说:“底下湿淋淋的,我们抹一抹再玩吧!”于是我将阴茎从惠玲的阴户里抽出来。

走到厕所,拿了些厕纸过来,小心的帮惠玲抹阴户的液汁。

又索了索湿透了的阴毛。

我用指头拨弄她的阴蒂。

惠玲使双腿一夹说道:“你要玩我就来玩吧!不要再戏弄我了。”

我笑着说:“我用手指头奸你呀!你不喜欢吗?”惠玲柔软的小手握住我的阴茎媚笑道:“我要你用这个奸我!”这时已经夜九点了,我提议大家脱光了玩,惠玲勉强应承了。

于是我三扒两拨,脱光身上的一切。

又帮惠玲剥得一丝不挂,俩人赤裸裸地搂抱躺在烫衫床上。

惠玲说:“我在上面弄你好吗?”我一声话好之后,惠玲已经主动的趴到我身上,手持阴茎对准她的肉洞口,然后坐下来,将我的阴茎一寸不留地吞入她的阴户里,接着更有节奏地让臀部上上落落,使我的阳具在她阴道里出出入入。

玩了一会儿,惠玲停下来喘着气说她不行了。

我就把她贴着我的胸部搂抱着,然后让阴茎从下面向上挺动着,继续我们的交欢。

惠玲温软的乳房紧贴在我的心口,犹如软玉温香。

惠玲也知趣地配合著我的动作将她的私处顶向我的阴茎,务求使她的阴道尽量套进我的阴茎。

玩了一阵子,惠玲第二次春水泛滥了。

我把她的娇躯翻到下面,然后伏在她肉体上,把阴茎急促地在她的阴道里抽送,惠玲快活地忘形呼叫着,我赶快用嘴唇封住她的口。

她也把舌头伸进我口里让我吮吸著。

终于我也舒服到极点,腰脊一阵酥麻,阴茎一跳一跳的,把精液射入惠玲的阴道里。

我带着倦意,翻身从惠玲的肉体上滑下来。

惠玲拿过纸巾,体贴地为我抹干净阴茎上的爱液,然后才摀住被我搅得一塌糊涂的阴户走进洗手间。

一会儿之后,惠玲走了出来,我也起身穿上衣服。

我搂着她打趣地问她回家后还要不要和老公玩性交。

惠玲笑着打了我一下,拿起手袋匆匆离开了。

我是睡在工厂里的,这一夜,我回味刚才和惠玲的尽情欢好而倦然入眠,自然睡得特别香甜。

从这次之后,我和惠玲就常常找机会偷情,有一次收工以后,惠玲又折回厂与我幽会。

因为时间还早,我们不方便脱光了奸淫。

惠玲 脱下内裤,跪在交椅上,而我也 像小便时一样,掏出阴茎,掀起惠玲的裙子从后面插进她的肉洞里。

本来以为即使有人开门进来,也能及时避免让人发现。

 


本贴最早由:人人碰_人人操_人人干_人人看_人人日_人人搞_人人摸-在线视频 -- www.hs666666.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人人碰_人人操_人人干_人人看_人人日_人人搞_人人摸-在线视频] 版权所有 © 2017-2018 [联系方式:sawqe345ss@outlook.com ]